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18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上 章五 下 章六 章七 章八 上 章八 下 章九 上 章九 下 章十 章十一上 章十一下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章十六 章十七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章十八


 


“真少见。”年轻的医生家居服还未换下,打着呵欠从厨房走出来,“是来拜年吗?稍微有点晚了吧。”


马振桓微微直起身,从陈向熙手里接过温水,道了声谢。


“在家闲着没事,就想着过来看看。”


“你一时兴起,倒是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出了什么状况。”


陈向熙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落座,仔细打量过友人的表情和坐姿。马振桓此时正捏着杯子上端喝着水,脸上难得露出松弛而自然的微笑。


“现在看来,你似乎不需要额外的治疗建议。”


末尾的词汇又激起了一些颇为凝重的情绪,他敛起笑意,将玻璃杯从唇边放低,双手握着慢慢转圈。


“我做了一件非常不妥的事。”


“那应该高兴才是。”陈向熙笑了,“你认为不妥,现在却还十分镇定,毫不隐瞒,证明你的强迫和焦虑症状有所改善。”


马振桓放下杯子,呼出一口气,“我恋爱了……”


陈向熙有些惊讶,“虽然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但还是恭喜你。”


对面沙发上的人弓背坐着,只微微抬眸,提了提嘴角又垂下眼,“谢谢。”


年轻的医生一眼看穿他的顾虑。


“对方是怎样的人?”


“我们公司的实习生,目前还在钧大读书。”


他的视线凝滞在茶几中心那株青星美人,青白的厚叶圆润光滑,尖上蘸着一笔胭脂色,像过于幼嫩娇小的新桃。


他眼中不自觉浮现出柔软的神色,“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陈向熙静静审视他的表情,对于这人心境变化的原因也有了猜测。


“既然这样,那就不必担心,自然和他相处就好。对你的病情也有帮助……”


“他还不知道。”


生病的事也好,还有……


马振桓微微怔住。百叶帘折射的雪光冻住他的半边侧脸,如同女人苍白的衣角拂贴过来,同样苍白而宽大的袖口连带展着青筋的纤瘦手腕冰冷而孱弱地垂下,沉闷撞击在粗糙的碎石铺就的路上,深色的从苍白里溢出来,流淌进他的心里。


他颤抖着深一呼吸,十指交错着紧紧握住。


 


他还什么都没告诉他。


 


 


许桐刚解开安全带,从后视镜看见行道上的马振桓,立刻推门下了车。马振桓正走到公司楼下,迎面便与他遇上。


马振桓略带歉意地笑笑,“休假期间还要你特意过来一趟,实在抱歉。”


“国外的合作对象又不过农历新年,这也是没办法。”自动门缓慢滑开,许桐径直往楼梯间的方向走去,“何况都初六了,也歇够了。”


“有八层呢,你坐电梯上去吧。”马振桓皱了皱眉,“原本到你那儿拿个钥匙就好,取完公章我自己还有点事要处理。”


“什么事?非技术层面的工作我可以帮忙。”许桐无视他的提议率先踩上了阶梯,又回转头看他,“今天你去见Teddy了?”


“没什么事,放心吧,就是单纯过去拜访而已。”


他答得简短,许桐便也闭嘴不再多问。两人沉默着爬上了公司所在的楼层。


许桐掏出抽屉钥匙,“我先去拿财务章,我的印鉴需要吗?”


“也先一并拿过来吧。”


话刚说完,兜里嗡地一响,他摸出手机,一只二哈玩偶的头像跳在屏幕正中,下面是备注名称“十佳好员工”。


这个名称实在过于个性。


“易恩?”马振桓忍着笑接起电话,“怎么这时候打过来?”他记得昨天有说过,今天下午会来公司办公。


“我才要问你呢?你到公司没有?”


那头怎么反倒有些不耐烦,马振桓一头雾水。


“刚到,之前在朋友家吃了饭才过来的。”


“朋友?哪个朋友?”


语气简直像查岗一样。


马振桓笑着摇摇头,挽住大衣外套拧上办公室的门把,“你不认识的朋友。”


“……”


马振桓想象着小孩气鼓鼓又无法反驳的样子,心情顿时轻松很多。他把外套挂在门边的架子上,反手刚要把门带上,忽然一阵风过,他只觉得肩膀一沉,背后猛地跳上一个温热的重量,差点把他手里的电话一并撞掉。


一双手臂挟制住他的肩颈,晃晃悠悠把身子挂住了,紧绷的低音才闷闷灌进他耳朵里:


“早知道你有朋友陪,我就不急着赶回来了……”


易柏辰总是有这样的本事,能把所做的每件事都控制在马振桓的意料之外。


马振桓托着他的腿慢慢把人放下来,转身将不按牌理出牌的小男友搂进怀里。


“怎么这时候就回来了?”


“在家待久了也没意思,不如过来找你。”


“伯母不会生气吗?”


“我妈才不会呢!”易柏辰摆了摆手,“她最烦我待在家里了,天天都要念我,说我好吃懒做,巴不得我赶紧回学校。”


年还没过完,怎么会急着赶他回校呢。马振桓猜测这应该是易柏辰任性的自作主张,但想到他背后的用心,心里又像饮了热酒一般,有些暖洋洋的微醺。


小孩一双圆眼瞬间眯了起来,“本来想在办公室守着吓一吓你,等了快两小时你还没来。难怪,是去找朋友吃饭了啊……”


马振桓没有理会酸溜溜的抱怨,转而问他:“吃过午餐了吗?”


易柏辰撇了撇嘴,“外卖水饺,送过来都凉了。”


“难怪。”马振桓笑着亲了亲他的嘴角,“满嘴都是醋味。”


小孩不满于他的取笑,或许也不满于这个敷衍的亲吻,箍住他的肩又把人拉下来亲,像是中午那顿饺子真没吃饱一样,扯着他的舌头又吸又啃。马振桓顺着他的动作低头,扶着他的后脑一步步被拽到墙边的沙发上。


直到舌尖微微麻木,易柏辰才好心放开。


马振桓皱眉咽下口中淡淡的铁锈味道,苦笑道:“你太狠了吧,我很容易犯溃疡的。”


易柏辰有些无措,似乎没想到自己会闹得这么过火,“舌头破了吗?”说着伸手抚上他微肿的下唇,“张嘴我看看。”


马振桓稍分开唇,舌尖上的小创口被柔软的指腹轻触,有点温热的刺痛。他垂下眼看着微微弯屈的,漂亮的指关节。小孩半跪在沙发上,凑近到他唇边察看,精瘦的腰部无知无觉地被他圈在手臂下。


“还好,不是很严重。”


易柏辰收回手,对着细小的伤处吹了一口凉气。马振桓眼皮一颤,手臂也微微收紧。


门上响起两声轻叩,黏在一起的两人立刻警醒地分开。


许桐带着一盒印章走进办公室,眼光扫过分坐在沙发两侧的两人,又掠了一眼马振桓过于明艳的唇色,也瞬间明白了方才的情形。


他抿了抿唇,开口道:“公章我拿过来了,他们寄过来的东西呢?”


马振桓起身清了清嗓,“Lisa收到之后应该替我放桌上了。”接着又转头对易柏辰低声耳语,“去外面等下我,马上就好。”


大概是恋爱之后知觉开始变得敏锐,易柏辰也没多看许桐的表情,马上从善如流地比了个“OK”,风快跑出办公室。


马振桓关上门,刚要转身去拆文件,又看见落地玻璃的百叶窗中间露出一双活跃的圆眼睛来。顽皮的小孩将叶片又往下拨了拨,冲他眨了眨眼。


马总裁一颗奔三的心脏又狠狠地跳了两跳。


许桐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也不说什么,只背过身去,从抽屉里拿出拆信刀,平整地裁开文件的封口。


纸张破开的声音终于让他回神。马振桓尴尬地抻了抻袖子,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从许桐裁好的袋子里抽出文件来,一张张看过后,便取了印章盖上。


许桐静静看他工作,手撑在桌角上,印出颇深的浅红色三角来。


“你准备把他留下吗?”


“他?”马振桓不解地皱皱眉,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指易恩吗?”


许桐仍是冷然看着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虽然他的专业和业务能力还远不能称为出色,”马振桓低头继续扫看文件,“但可以看出他学习能力不错。他入职才不到半年,完成本职的同时,英文水平也已经提高很多了……”


“在我看来,他还远远不够格。”


马振桓咽下还未说完的话,索性放下文件,抬头与友人对视。


“作为可靠的职员来说,他或许还有些距离。”


他一字一顿说得清晰,不容置喙。


“可作为恋人而言,在我这里,他已经远超过这个词了。”


 


易柏辰正在自己工位上打着手游,听见门锁咔哒一响,立刻往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管队友的哭嚎便美滋滋退了游戏,从位子上站起身来。


马振桓在门口和许桐又交代了几句,转头便看见易柏辰趴在隔间的小半墙上巴望着他,随即做了个手势,表示马上就好。


许桐来回看了两人一眼,神情颇为复杂。


“希望你不会后悔。”


马振桓回转过头,垂眸露出个浅笑,“我更担心他会不会后悔……”


友人语气中的落寞让许桐心头一刺,他踌躇片刻,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轻叹了口气便提包离开。


许桐一走,易柏辰便活脱地从工作隔间里溜了出来。蹦蹦跳跳的动作让马振桓有些忍俊不禁。


“没事了?”


“都办完了。”马振桓点点头,“再聊会儿去吃晚餐?”


“好啊好啊!”这个提议让将就了两餐的易柏辰心花怒放,“火锅怎么样?潮汕牛肉锅,清汤!”


“好。”马振桓掐了掐他的酒窝,“等会儿送你回钧大?”


“现在回去太早了,食堂都没开,寝室也没人……”易柏辰说着顿了一下,偏了偏头,晶亮的眼睛一转,“我能不能跟你回家住两天?”


马振桓有点懵,“跟我回家?”


易柏辰乖巧点点头,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话中隐晦暧昧的意味。


“有什么不妥吗?”


被小孩坦荡的眼神盯着,马振桓忽然有些心虚。


毕竟和他交往的这位,还是刚满二十,情感经历近乎空白的小孩啊。那些在他脑子里闪过的奇异念头,易柏辰应该连想都没想过吧。


这样想着,马振桓反而松了一口气。


 


 


两人出来时还未到饭点,马振桓便提议先帮易柏辰把行李运回家,再出门吃饭。两人驱车进了市郊的花园小区,停在靠湖的一条僻静小道上。


从这个位置朝外看去,夕阳铺满绸面似的镜湖,微风时而弄起轻褶,周遭只有波声和鸥鸟短促的鸣叫。


“这里好安静啊……”易柏辰趴在车窗上不由感叹了一句。


“嗯,我睡眠比较浅,不太喜欢吵闹。”


马振桓解开安全带,下车帮着他把箱子取出来,箱底的万向轮轻磕在平滑的石板道上,发出喀喀的细碎声音。易柏辰伸手接过拉杆,忽然听见树丛微微一动,白色的短篱笆下面探出半根橘色的尾巴来。


他退了几步,挪到篱笆边上,稍稍拨开灌木叶子,青黄的草皮上,倒着一杯吃到一半的罐头,一只橘色斑纹的猫崽好奇地回过头,琥珀色的眼睛警惕看着他,轻轻“咪”了一声。


看起来有点凶啊。


易柏辰倒是胆子肥,先是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它的脊背,见它没有太抵触,又得寸进尺地抚了抚它的后颈。橘猫只是眯了眯眼,并没有什么表示。


“看着很厉害的样子,其实挺温顺的嘛。”小孩咧嘴一笑,放肆地撸着小动物温软的皮毛。


“你也不要去惹它。”在一旁静观许久的马振桓终于开了腔:“这只猫可是叫‘Viking’哦,真的惹到它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是有主人的吗?”易柏辰有些惊讶。


马振桓摇头,“只是因为它在小区里比较有名而已,很多业主会来喂他。有些小孩子就给它起了名字。”


“这样啊,那也挺好的。”易柏辰站起身拍了拍手,“我刚还担心它会吃不饱呢。”


“完全不用。”


马振桓笑着拿出户外洗手液替他点了两滴,示意让他抹开。易柏辰把洗手液抹匀,还是感觉手上油油的,索性让马振桓先帮他提着箱子,两人一同走进院子。


“既然有那么多业主喜欢它,为什么不干脆领养呢?”


“大概是觉得麻烦吧,毕竟是流浪猫,卫生问题,身体条件,有无疫病,等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马振桓从口袋里抽出房卡,刷开外面的安全门,“当然,这些都是可解决的问题。至于真正的原因……我也说不准,各人有各人的考量。”


易柏辰听完,有些沮丧地低下头,“Viking应该很失望吧,虽然有这么多人来看自己,却始终没有人真正愿意把他带回家。”


马振桓沉默了一阵,帮他提起箱子走上阶梯。


“应该会吧……”他慢慢爬上阶梯,压着细喘低声说道,“每一次受到关爱所获得的希望,都会落空成失望,这些失望累积到最后形成的东西……大概会比一无所有更为可怕。”


易柏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有些慌张。


二楼很快便到了。旅行箱沉沉落地,虽然放手的力道很轻,在相对狭窄的楼道里还是震出不小的回音来。


易柏辰站在门边,带着莫名的紧张呆看着眼前人的表情。


“如果没法真正救它,还是开始就不要给它希望为好……”


马振桓从阴影中转过脸来,微提起唇角,朝他露出一个温柔又疲惫的笑容。


 


“你说对吗?”


 


————————————————————


这章下去桓易的线会走得密集一些,毕竟要开始搞事情了,刚好也补上蹇齐那边的时间线bug(掩面)……


低产lo也马上要开学了,新学期也不知道忙不忙,暂且还是周更吧,给各位小天使笔芯~没有被劝退的都是勇士(抱拳!)

评论

热度(114)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