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11上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上 章五 下 章六 章七 章八 上 章八 下 章九 上 章九 下 章十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章十一 上


 


公司年前整了个大项目。大到整个研发部连肝两周,公司天天亮灯到晚上十一点——大到小菜鸟易柏辰也要留在公司守夜跨年。


易柏辰撑着头打了个呵欠,转头看了看灯火通明的总裁办公室,百叶帘后透出两个颀长的影子。他心里感叹着老总们果然都是铁打的没错,连着熬了这么多天,竟然还能这样精神地谈事情。


外面跨年演出和嘈杂的呐喊声微微震响,他把头扭回来盯着手里的资料继续犯困,不防又被窗边蹿天的烟火炸醒。斑驳色彩透过双层玻璃映照在他脸上,姹紫嫣红有如团团绣球花绽开,大学城里从没有这样的阵仗。


这个位置正好能把江景和江边的跨年烟火一并纳入眼帘。他刚感慨马振桓给公司选址也挺有眼光,而后转念一想,总裁办公室好像并没有窗户。


恐高。他忽然又想起这个问题。


其实马振桓这个病也时有时无的,平时他到外边看见窗子(虽然他有尽量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顶多有点紧张罢了。但那次……


易柏辰意识中有一种古怪的直觉,始终对这件事颇为在意。网上关于这类病症的资料都很浅,深奥的专业书他也看不懂。但要问起,又未免唐突别扭,而且显得自己无由来的关心,怪肉麻的。


易柏辰陷入自我矛盾,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总裁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马振桓疲累地转着手腕从办公室走出来,许桐跟在后面,同样是一脸疲惫。易柏辰听见声响,顿时心虚地坐直了身子,回转过头来。


马振桓扶着后颈动了动僵直的颈椎,偶然碰上易柏辰从角落里投来的好奇窥探,不由提了嘴角,朝他眨了眨眼。


留守的人这会儿都纷纷转头,挂着黑眼圈期待地巴望着两位老总。


马振桓深吸一口气,摆出一副严肃到凝重的表情,接着又在众人失落的眼神中塌下肩来,轻松道:“搞定了。”


四周一片雀跃的欢呼,和跨年活动的倒数计时混在一起,吵吵嚷嚷的热闹气氛让易柏辰也一下忘记了方才的烦恼。


钟声敲响,新年到来。天边又炸开一簇簇金色,比刚才的声响又更大一些。女同事们惊叫着涌到窗边来看,一下便把坐在窗边的男士们全数挤走。易柏辰身法矫健地避开重重高跟,从工位上顺利闪到了外围。


他在稍远的位置站定,稍微踮起脚尖也能看到人群里烟火露出的边角。


啊,一年居然就这样过去了。


他默默叹了口气,肩上忽地被蹭了一下,侧头去看,马振桓不知何时竟站到他身边来了。


“这几天辛苦了。这个项目本来你不需要跟进的。”


易柏辰摆摆手,“没事,公司也需要人手嘛,能做的事情我当然不能推脱。”


他的上司稍稍眯起眼露出一个微笑,“谢谢。”


啊啊啊,又来了,最近他是不是笑得有点太多了,这样很奇怪诶!


易柏辰忽然有些心慌,忙把头转回来,“还好啦,我也没帮上很多……”


“噢,对了。”马振桓把手伸进西装口袋拎出手机点了几下,“有样东西差点忘掉。”


易柏辰听见口袋叮铃一响,摸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睁大了眼睛,又惊又喜,话也说不利索:“这这这是——”


马振桓预料到他会是这副模样,心情大好地摇了摇手机,“你的年终奖。”


收获巨款的小菜鸟一双眼里闪满星星,感激又崇拜地望着眼前的财神爷。


他忍住上前熊抱的冲动把手机收回口袋,“嘿嘿,谢谢啦。”


大项目完成,办公室疲软颓废的氛围也一扫而空,窗与墙仿佛都被打通,室内外欢乐的嘈杂融成一片。


易柏辰专注看了会儿烟火,又悄悄觑一眼马振桓。


这样跨年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他正这样想着,身边人嘴唇忽然动了动,偏头对上他的眼睛。


易柏辰愣了愣,把手拢在耳朵上,“你刚说什么?噪音太大我没听见。”


马振桓笑了——该死,又是这种笑。


笑起来非常犯规的财神爷伸手绕过他的颈后,捂住他的右耳,又凑近到他左耳边,一字一句的吐气好像飞鸟温热的羽翼扫过他的耳廓。


“Happy New Year.”


小菜鸟完全宕机了。


马振桓放开他烧起来的耳朵,手插进口袋,视线也重转移到人群中去,似乎并未注意到他怔愣的窘态。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哦,易恩。”


 


 


这笔生意做完,易柏辰猜测公司应该是赚了不少的——不仅因为跨年夜收到了老板丰厚的红包,还因为项目一结,上面就龙心大悦地策划了个两天一夜的团建活动。


郊外踏青吸氧,四顿水库的河鲜大餐,别墅住宿,院子带温泉,娱乐设施也一应俱全,可以说非常享受了。某种意义上也算变相补偿了跨年那几天的休息日。


公司上下对这个安排似乎都挺满意,易柏辰却觉得很无聊。有这个时间不如睡懒觉打电动,谁要大周末去山野里踏青啦,像老头子一样。


临活动前天午休,几个女同事聚在他背后,端着咖啡叽叽喳喳讨论当天要穿什么衣服,化什么妆容之类的话题。Lisa姐一瞅他也在,越过小姐妹的肩膀便问他:“易恩弟弟觉得呢?那边穿线衫会冷吗?你准备穿什么过去?”


易柏辰颇为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提走桌上的外卖盒,“这个别问我,我后天不去。”


“诶?”Lisa惊讶问他,“你确定吗?食宿都是公司出哦,这次真的很划算。”


“知道啊,我是觉得实在没什么意思啦。”易柏辰把外卖盒丢进垃圾箱,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你们玩得开心点,我在家补补觉就好。”


说完他拿了资料准备去影印室,不料走到半路又被两声轻咳绊住脚步。


马振桓半身探出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朝着他的方向勾了勾手。


“易恩,过来一下。”


这声叫唤瞬间把易柏辰拉回跨年夜的晚上,他不由抖了抖,鞋底下磨蹭片刻还是乖乖挪了过去。


马振桓抱臂看他低头慢吞吞走,手指微有些不耐地轻敲着手肘,等人走近到门口便一把拽进办公室。


关门声把易柏辰吓了一跳。


“干嘛?”


“你走那么慢干嘛?”马振桓好笑地反问,接着提起张单子递给他,“找你做件事而已,不要紧张。”


易柏辰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只是一想起跨年夜里那个场景,就莫名觉得尴尬。


这样回答指不定会惹他嘲笑吧。易柏辰于是避开他的发问:“什么事啊?”


“这次团建的食品采购麻烦你跑一下。”


“啊?”


易柏辰着急解释道:“我,我后天……”


“后天怎么了?”马振桓迟疑问道,“有事?”


他的借口顿时噎在了喉咙里。


“没什么要紧事的话,还是希望你参加一下。”马振桓提醒般地指了指他,“毕竟只要没有离职,你就还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易柏辰盯着他下垂的长睫呆了两秒,乖巧回道:“哦。”


一向机灵活泼的吉祥物为什么最近总这样呆愣愣的?马振桓有些不解,但觉得这样的状态也挺可爱的。


易柏辰把视线往下挪了几寸,伸手把单子拽走,“买这些就可以了吧。那我先回去工作咯……”


“等等。”


易柏辰半转过身,只见上司又贴近了一些低到他耳边,方才被他盯过的睫毛和浅色的嘴唇逐渐放大,肌理与发梢的分叉,深色的瞳仁与挺直的鼻梁都清晰落入眼底。


他本不想看得这么清晰的,这一切却如此蛮横又汹涌的戮进他眼里,划刻进他的海马体里。他闭了闭眼,这些轮廓纹理即使在黑暗中依然可以描摹还原。


“你自己喜欢吃什么也可以看着买,我一起报销,算你的劳务费了。”那两片浅色的唇轻轻开合,低声温柔絮语,还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带着笑音,“Just keep it between us,别告诉其他同事,我怕他们有意见。”


具体回了什么话他已经记不得,大概说了好,大概没有。直到出办公室,他脚下还是踩云一般轻飘。脑子里乱乱的,全是那天夜里金灿灿的烟花,一圈圈炸开。


嘭——嘭——嘭——


星火全数落在他的心上。


 


同事拿着资料迎面走过来,看他魂不守舍从办公室出来,好奇问道:“嗯?马总和你说什么了吗?表情这么奇怪……”


易柏辰张口想答,忽地像是想起什么,又慌张逃回工位上。


 


——Just keep it between us.


 


他回想着那人说这话时微曲的眉角和唇线,捏住烫红的耳尖,丧气地趴倒在办公桌上。


 


完蛋了。


 


——————————————————————


昨天才回家,没有码完但是这半章应景哈哈哈于是用来跨年。


等这几章过去EI就可以好上了,我的小刀也要亮一亮了


各位小天使们新年快乐,来年继续排队领狗粮(wink)

评论

热度(118)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