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21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上 章五 下 章六 章七 章八 上 章八 下 章九 上 章九 下 章十 章十一上 章十一下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章十六 章十七 章十八 章十九 章二十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章二十一


 


齐之侃仍是熬到初八才乘上回校的高铁。


 


直至离家,他也没有向父亲提起过读博的事情。


如果母亲在世,或许还可以与她说说——据说母亲生前是县中学的老师,也在城里念过几年书。从给他取的名字也可知,还是很有一些学问见识的,或许可以指点迷津。可从齐之侃记事以来,母亲已经不在。他不想以自己的意志绑架一无所知,但对自己存有关爱的长辈。无论父亲或是小叔,都不应为他的想法背负重责。


 


抵校已经是傍晚时分。他从注册登记的教室出来,推着箱子走过长长的银杏道。黝黑的断枝敞露着白色的断面,麻木而静默地僵在风里,新的花叶还未生出来,一时天地间像褪去所有新鲜的颜色。


楼道里也是冷清而寂静的。同级学生大多外出实习工作或忙于考研面试,他的三位室友也无一例外,常是满目疲倦,披星戴月地回来。


他在床前搁下箱子,窗下的书桌被各式日用杂物占满,他的桌面上也零碎摆着报纸和体育杂志,中间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桶泡面盒,塑料纸盖边角卷起,里边剩了半碗汤,油花凝结在面上,还有一些滴在桌上,固着成圈状的琥珀的斑渍。


他将箱子推到一边,脱下羽绒外套放在上面,撸起袖管朝卫生间走去。


舍友早下班回来发现门缝里透出光来,还有那么一瞬的诧异,开门便见齐之侃卷着袖子提着抹布,正背对着他清理桌面。


那人也不太好意思,放下包便上去帮着他一起收捡。


“前几天哥几个看球,先借了你的桌子。忘跟你说了,抱歉啊。”


齐之侃把手里的垃圾袋扎紧,摇了摇头,“没事。”


“我来吧。”舍友提过袋子,“本以为你会很晚回来呢。保研生又不着急找工作,清闲得很,为什么不多玩一会儿再回来?”


他没有回话,只转身继续做事。寝室的地砖与墙面都抹得发亮,窗帘也拆下洗晾,连同狭小的窗框也擦得一尘不染。


等这些都做完,他的心情才终于敞亮一些。


 


接着一周他也都在奔忙中度过——参加完院里的保研分享会,又和论文导师见过一面,之后几天便泡在图书馆里,隔绝旁人大部分毫无意义的揣测和发问。


他再三修改过论文初稿,又将之前关于John Donne诗作翻译的文章拿出来重审了一遍,始终还是觉得幼稚。他是想尽力做得好些,但离想达到的程度却总是差一点。齐之侃明白,凭他的思想与能力,还有很多无法触及的地方。


如果是蹇宾,一定轻易能扫清这层迷障,阔开他的思路,教他如何行走到更远的位置。


他脑中缓慢展开一番模拟的论辩,设想着蹇宾会如何评判,如何梳理。一来一回,虽然是存于幻想中的对话,依然让他觉得心境澄明,恬静而愉悦。


尽管这般日夜思念,可缠绕在心头的绳结仍未解脱,他无法这样见他,他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蹇宾才好。


 


然而总是要面对的。


正如这时他提包刚走出自习室,便看见图文大厅油画展板前立着一个颀长挺拔的熟悉背影,只一愣的工夫,那人就转过身来。


“小齐。”


不轻不重的喊声在开阔的大厅泛起回音,引得周遭低声背稿的学生纷纷抬头,也杜绝了他所有窜逃的可能。


齐之侃捏紧了提包带子,移步挪到恩师身边。


“老师。”他在看板前半米处停下,“您怎么会来这儿?”


“今天恰好见了王教授,他说最近经常在这里碰到你。”


蹇宾几步迎上前,又把距离缩小一些,也终于记得要放低声音。


“我也来碰碰运气。”


齐之侃低眸躲开过于逼仄的视线,心还是不防急跳起来。


“回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恩师平静的语气里杂糅着责问,温柔的笑意又遮去懊恼,欲盖弥彰。


“……开学事务比较忙碌吧,我怕打扰您工作。”


齐之侃清楚意识到自己有多么不擅长说谎,从蹇宾微微的皱眉也可看出,他也是晓得的,可知道是扯谎,却也没说什么。


“出去谈吧。”蹇宾抿了抿唇,“我有事要跟你说。”


 


连绵几天的细雨,这天总算是不落了,云却还是没拨开。两人站在香樟的林荫底下,抬起头隐约只能看到一角的明亮。


“前段时间都在忙这个,所以一直没联系你。”


蹇宾递给他一本颇厚的书稿。齐之侃低头审了一眼书名,又疑惑抬头看他。


——《中国戏剧源流考——巫觋文化》。


“我从一年前开始筹备,拿到授权,试译,接着联系出版方,直到昨天才收到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回复,说同意出版。”


蹇宾微勾唇角,“这就是之前和你说的,我今年打算申报的国家社科基金学术外译项目。你想不想以译者的身份参项?”


齐之侃心头激起一阵战栗,但还是压下跃跃欲试的兴奋,“我的翻译经验还比较浅,不敢担当这样的重任。我还像之前一样做审校行吗?”


“经验不足,所以更要历练。”蹇宾不在意地笑笑,“你语言基础好,我相信是不大会出错的。再者,我也请了外籍专家做润色工作,这方面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既做练习,也当学习就好。”


“可是……”


“关键在于小齐你的意愿。”蹇宾一双黑黢的眸子直盯过来,将他的话紧锁在嘴里,“你想不想做?”


国家级的项目,对于从事科研的个人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何况今后,他也不知道还能否再有这样的际遇了……


犹豫片刻后,齐之侃还是点了头,“我会尽力而为。”


蹇宾见他应下,顿时软化了神色,“给你的薪酬虽然不算太优渥,如果顺利申请下来大概也能到千字两百的程度,至少不必再找其他工作……”


齐之侃脸色微微一变,像被戳中了什么痛点一般垂下眼。


“您不用特别照顾我。”


蹇宾嘴角的笑意又平了下去,“什么意思?”


“我也接过一些翻译活儿,虽然做得不多,但也知道自己该拿什么价钱。”


翻译工作看来光鲜,实际所得却并不与投入心血相匹配。以往他从老师手里接的论文翻译一般也是千字百元的报酬,和他同级的本科生在外接单,处境就更为艰难,有压价到五十六十也勉强做下去。蹇宾出的这个价,无非是为了照顾他窘迫的处境。可这份照顾他无法报偿,一如之前那些堆积的亏欠,累加在心底,只让他更加窘迫,更加无地自容。


以前他从不曾为自己的境况感到无力,自卑,抑或羞耻,总以为凭借自己勉力一样可以活得尊严而骄傲。而此时此刻,在一心憧憬的恩师与珍重的梦想面前,他又显得这样弱小可悲,或进或退都一样拖累旁人,他的自尊显得这样滑稽。


蹇宾大概是真的同情他,对他才那样体贴照顾。这让他又格外感到一种委屈与愤怒,以致声音都冷硬起来。


“您对我没有任何义务,不用事事照顾我。译稿的报酬也好,包括食宿的事情,我知道您的用心,也很感激。但我真的……不需要您的同情和施舍。”


蹇宾沉默半晌没有作声。齐之侃仍是低着头,不想看见他此刻的表情,无论那双眼中透出的是怜悯或是怒愕,这颗心肯定都会疼痛不已。


“你把这些都看作同情和施舍吗?”


蹇宾的声音冷然而平静,只是末尾的询问略显沙哑而急促,透露出隐约的苦恼与焦躁。


“那你太看轻自己,也太看轻我了。”


 


易柏辰刚从球场下来,斜挎着书包,一路拍着篮球小跑到草场边上,眼光一溜便看见站在树荫边缘的齐之侃。


“学长!”


齐之侃恍惚转头,一人正从草坡上滑雪般飞奔过来,黑影划过半个圆形闪到他眼前,他反射性将东西截在手里,低头一看,原来是颗脏兮兮的篮球。下一秒那人已经冲到跟前,伸手豪迈搭在了他的肩上。


“学长,好久不见啦!”


齐之侃被这会儿的突然袭击搞得有点懵,方才那些古怪的情绪也一时落进了肚子里。


“好……好久不见。”


易柏辰正要叽叽喳喳开腔,一声沉闷的咳嗽忽然插了进来。他扭头一看,才发觉树下还有另一个人,再一定睛,又不可思议地张了张嘴。


“EEEEvan?你和齐学长也认识?”


蹇宾看清这人的样子后也不禁讶然,听他开口又顿时有些糊涂地皱了皱眉,“什么?”


齐之侃一眼看出蹇宾的疑惑,随即介绍道:“这是和我同乡的学弟,叫易柏辰。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们长得确实……有些相似。”


易柏辰随即反驳:“不是相似吧,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我和我妹都没这么像。”接着又盯着蹇宾多看了一会儿,“你不是Evan吧?真的好像,也是双胞胎一样。”


蹇宾已然消化下这个信息,视线在稳重自持的小徒弟和咋咋呼呼的鲁莽青年间转了一轮,默默又收了回去。


“也没那么像。”


他薄唇一撇,像露出了一个戏谑又无奈的浅笑,接着走近几步,靠伏到齐之侃耳边。


“今天的事,你再好好想想。”


说完,他拍了拍小徒弟略显瘦削的肩膀,转身走远。


打破尴尬的始作俑者仍是一头雾水,“他到底谁啊?要你想什么东西啊?”


人一走,齐之侃仿佛也像像失了精神一般,恹恹把球扔还给他。


“他就是我的硕士导师,蹇宾。”


易柏辰惊得手一抖,球直接磕着了下巴,他一边揉着伤处,一边叫唤:“哎不是吧,他就是那个蹇宾?太荒唐了吧,他长得和Evan真的一模一样诶!”


学长无心理会他的惊异,抱着书几步跑上行道,自顾自沉默走着。易柏辰在后边喊他几次都不见反应,只好加速跟了上去。


“你今天是怎么了?看起来好没精神。”


易柏辰有些担心。这位学长从以前就是这样,有烦心事也从来不开口,只是默默吞声,避开所有关心与交流,一个人躲到独立的空间里去。


“我没事。”齐之侃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作罢。


“你别跟着我了。”


易柏辰渐渐缓下步子,停在原地看着他走远。那人仍保持着那副淡然神色,仿佛对一切事务漠不关心,似乎连同自己的情绪也一并抹杀。


小学弟皱着眉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手机,正想咨询一下年长的恋人,按开屏幕,一列排开的未接来电却满满当当占据了眼睛。


 


————————————————————————


压线肝完,欢迎抓虫啊,手滑蹇齐这边的发展就抻长了,现在的进度估计我要两边搞事了。


给小天使们笔芯哟

评论

热度(107)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