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20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上 章五 下 章六 章七 章八 上 章八 下 章九 上 章九 下 章十 章十一上 章十一下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章十六 章十七 章十八 章十九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章二十


 


钧大外院学生会组织部长钟秀一早就杀气腾腾。


 


初八没过便顶着返程高峰回校注册,这已经足够让人窝火,刚刚结束登记,又赶上学校承办东南亚文化经济交流会。她手下干事没来齐,本来就手忙脚乱,门口引路的志愿者又不知怎的全跑完了,让她简直像生吞了辣椒一样气的发烧。


她拨了几遍负责老师的电话也没有人接,踩着高跟匆匆从会场奔出来,快到门口的志愿站时,迎面又过来两个深色皮肤的男人,操着一口泰式英语拦她问路。会场位置安排比较偏,钟秀也说不清楚,听两人的口音又有些吃力,不由急躁起来,支支吾吾刚准备开口,忽然注意到不远处的树荫底下一个高瘦影子正往志愿站的方向走,样子有些眼熟,她一时没认出来,但还是招手求助道:“喂!那边的同学,你是志愿者吗?”


那人听见喊声便停下步子,扭头看了看,随即朝她的方位悠哉挪步过来。


“What can I do for you?”


懒懒的低音炮一开,她生锈的记忆胶片顿时又转动起来,眼前这个小哥好像是英文系三年级的易柏辰。


钟秀一下给愣住了。


这位人物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与上一级的风云学长齐之侃长得太像,经常被认错,并且除却长相之外,其他各个方面似乎都形成了强烈对比,因此有了些奇怪的名气。


她意识到大事不妙,还来不及阻止,两个外宾已经迎着易柏辰的话转过身去。


没有想到的是,她眼中懒洋洋的吊车尾男生只低头听了两句,马上流利地解释了一遍行路方向,接着便得体地同外宾握了手,目送两人离开。


这是……易柏辰吗?


钟秀呆呆看了他几秒,试探叫了一声:“易柏辰?”


刚准备走的男生又疑惑转过头来。


果然是他。


眼前的男生穿着黑白棒球外套,里面一件黑色字母毛衫,下身是破洞牛仔,还是以前的街头风格,但刚才的表现与以往确实大不相同,让她不禁有些另眼相看。


“还有什么事?”易柏辰不耐烦地皱皱眉毛。


钟秀这才想起来这儿的目的,刚想开口问他,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老师在听筒里解释说是自己有事把门口的人调走了一阵,现在事情已经结束,马上就会回到原位。钟秀心里虽骂着脏话,还是得笑着应和,等放下手机四处一望,易柏辰早已经不见了。


“搞什么嘛,我话还没说完呢……没礼貌。”


她嘴上抱怨着,脑子里却总想起他帮忙解围的样子——潇洒随性,仿若一位桀骜不驯的骑士。


之后她向全知万能的主席团打听过,从上个学期开始,易柏辰不知是打通了哪条筋脉,忽然发奋起来,不仅课翘的少了,居然还能在准备挂他的张老师手下拿了八十,进步之迅速在系里引起了不小的话题。


钟秀眨眨眼,不大相信,“有那么夸张吗?”


“如果单算上学期的绩点,他在年级前40%,可以拿二等奖学金,”副主席抱臂斜眼看她,“你说吓不吓人?”


放别人身上也许并不算什么,但说起易柏辰之前几门挂线,听说读写全面坍塌的情况下,简直就像股票触底反弹涨停板的效果。


“说起来……”副主席推推眼镜,“他以前是不是还追过你?”


钟秀稍稍一愣,忽然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大一她刚入校那年军训,有好几个学长过来送水加微信的,她当时觉得很烦,所以没太注意,后来一回想,似乎易柏辰也在其列。


原来殷勤讨好时,她一点看不上,现在这人像是对她不大在意了,她心里却又反复念想着。


这让她不禁有些脸红起来。


 


马振桓刚系上安全带,控制板上的手机便嗡嗡响起。


他低头看了看来显,笑着架好蓝牙耳机,一面启动车子,一面接通电话。


“What’s up, babe?”


“你好了没,我都快饿扁了……”


那端的声音无精打采,可以想见冗长无聊的活动对小孩来说是多么大的消耗。


“中午没吃饱吗?”


“别提了。”小孩瘪瘪嘴,“时间紧,就吃了几个点心喝了碗汤……”


说着他的肚子又开始咕噜噜叫了。


“刚刚开学就办会,人手肯定不够吧。”


虽然理解,马振桓还是更心疼空着肚子的小男友。


“你那边已经忙完了?”


“把名单汇总给老师就可以走了。”


马振桓稍稍提了车速,“我已经在路上了,预计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到钧大,再忍耐一下。”


“好。”低沉而黏连的音节顿时恢复一些元气,“小心驾驶,等下校门口见。”


“嗯,待会儿见。”


通话终了。马振桓扫过一眼导航屏幕,决定顺路拜访一下某家网红蛋糕店,找点东西让小孩垫垫肚子。


新洗过的毛绒坐垫大概会再次遭殃吧。


马振桓笑了笑。


算了,强迫症暂且放一边,先把仓鼠养饱比较重要。


 


工作结束,易柏辰提包出了会场,没走两步便听到背后鬼祟的脚步声,回头便看见钟秀从门边探出头来。


被抓个正着的钟部长显得有些尴尬,“真巧啊,我这边也刚刚结束……”


易柏辰不解地眨了眨眼,没说话,扭头继续往前走。


“等等,”钟秀挎着包冲下阶梯,“今天替我解围还没谢你,请你吃顿饭怎样?”


“那是工作吧,不用谢我。”


易柏辰语气颇为平淡,看起来确实对这顿饭丝毫不感兴趣。


钟秀艰难跟上他的步伐,锲而不舍道:“那加个微信呗。”


易柏辰停下来斜瞥了她一眼,“加微信干嘛?”


“就……交个朋友啊。”钟秀颇为心虚地补了一句,“之前你不是也问我要过微信号吗?”


易柏辰动了动眼睛,似乎想起一些,“噢,那都是前年的事了。”


大二他经常跟着学长们到处装疯,也在操场外边趴着铁丝网看那些飘飘的短裙和晃荡的长发马尾。新生军训那会儿,有学长说看上一个漂亮的大一学妹,又扭扭捏捏不敢直说,他溜过一眼照片,确实挺好看,当时也挺没脸没皮地直接上门替学长要微信去了。


这位学妹似乎就是钟秀。


易柏辰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说为好,免得尴尬。


钟秀见他还记得,倒是挺高兴的,“之前事情太多,忘加你了。刚好今天又碰上了……”


“还是算了吧,我这个人也没什么认识的必要。”


拒绝的意味太过明显,钟秀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以往都是男生鞍前马后,哪有这样碰壁过。


“你是有女朋友了吗?”


单刀直入的发问让易柏辰有点惊吓,他稍稍委婉了一下措辞,“我有恋爱对象了。”


“骗人!”钟秀不很服气的样子,“根本没听说过哪个女生和你走得近,你肯定是为了敷衍我才这样说的。”


“骗你干嘛?”


他没有耐心再周旋下去,索性加快了步速往校门口方向走去。


钟秀也注意到他的走向,艰难跟上,“你这时候出门?”


“出门吃饭。”


钟秀马上反应过来,“和她一起?”


“嗯。”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校门口,站在路沿上等着。


易柏辰看她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便出声赶她:“你干嘛也站在这里,你也等人吗?”


钟秀赌气道:“我来看看她长什么样子。”


易柏辰皱眉,“你是跟踪狂吗?干嘛这么关注我的情感生活啊?”


小姑娘义正言辞:“拒绝我也要给一个正当理由吧。说一句有女朋友就搪塞过去,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这个坑是绕不过去了。易柏辰翻了个白眼,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按开屏保。


“呐,他长这样,看清楚了吗?”


屏幕上的男人穿着衬衫围裙站在料理台边切着西红柿,卷起的袖子敞露出结实漂亮的前臂,蓬松的偏分刘海下,一双桃花眼微微抬起,眼尾配合着嘴角的笑意微妙地上翘,使得无论是打在侧脸上的弱光,还是眼下和鼻翼堆砌的阴影,都带出几分明媚的温柔。


女孩瞠目结舌:“这这这……这是个男的吧!?”


“是啊。”易柏辰一脸坦荡,似乎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男朋友,不可以吗?”


钟秀合上嘴,咽下这难以消化的冲击感,低头又看了看,违心说道:“也没那么好看啊……脸部轮廓太突出,看着不舒服。”


“拜托,你有没有审美啊?”易柏辰忿忿锁了屏,把手机塞回口袋,接着上下打量她一眼,“反正比你好看多了,性格也比你温柔,人也比你好。之前不知道我是不是瞎了,居然会觉得你还不错。”


女孩也怒了,“是啊!你要是不瞎能弃明投暗,选他不选我吗?”


易柏辰瞪了她两眼,转过头去,“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你也别跟着我,离我远一点,免得他误会。”


“喂!”


女孩气愤地跺了跺脚,却发现对方早已全然忽视自己,视线转而钉在宽阔的车道上了。


一辆白色SUV在街对面的车道上缓缓停下。易柏辰顿时眼睛一亮,当即举起手晃了晃。


马振桓一早看见对街的小孩,也朝他招了招手,再仔细一审,边上似乎还有一个女孩。


也许是同学?马振桓没有多想,只是略作猜测,依然耐心等着红灯。


“那是他的车?”女孩问道。


易柏辰不想回话,抬头一看,绿灯还有十几秒,正好可以过去。


“我先走啦,你爱在这儿待多久自己看着办吧。”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


他急着摆脱,转身挥了挥手便匆匆迈步走下行道,前脚刚落地,侧边忽然冲出一辆高速的右转行车——


“易恩!”


马振桓在车里惊叫出声,几乎要夺门而出,身体却仿佛坏死一般,僵直沉重,无法动弹。千钧一发之际,他看见女孩几步奔到路缘,一把将人拉了回来。车子的后视镜堪堪挂过易柏辰胸前的绳条,工作牌被扯在地上,碾出两条深辙来。


女孩惊魂未定地骂他:“你走路不看的啊?还要不要命了?”


小孩也着实被吓着了,心跳还砰砰震荡在胸内,被骂了也没反驳,只是低声道了句谢,蹲下身把牌子捡起来。


 


交通灯由红转绿。


 


尖锐的耳鸣渐渐褪去,后边车辆催促的鸣笛声逐渐清晰起来。马振桓回过神,停摆已久的意识终于重新运作,雪花似的黑白点也从视线中慢慢消失,他艰难地呼吸几口,冰冷的空气挤进狭窄的气管,一点一点压进肺里,稍稍缓解了眩晕。他伸手去推变速杆,孱弱发颤的手指试了几次才用上力气,将车子发动出去。


雪白的车身从街对面调头过来,一个急刹车,颇不稳当地停在路肩上。


“砰——”


车门被猛地甩上,声音大到周围站着的学生都侧目过来。


易柏辰愣愣看着马振桓从车上下来,一步步沉重地走到他跟前,面色苍白,放大的瞳孔呆视着他,深邃而冰冷,有些失色的唇紧抿着,牙也咬得死紧。


他的手臂被紧紧攫住,高声的斥责顿时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你是疯了吗?明知道只有几秒钟了,为什么还要抢着过?为什么走路不看车?”


“我……”易柏辰从没被他凶过,一时也很委屈,“我还不是想快点过去找你,省得你调头啊。何况这不也没事,干嘛这么凶啊……”


“为什么总要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乖乖站在这里等我不好吗?为什么不能好好珍惜自己呢?为什么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手臂上的桎梏倏地收紧,易柏辰有些惊怕地抬起头,那人一双眼已经激得通红,声音也愈发激动而沙哑。


“E...Evan?”


易柏辰呆愣地伸手碰了碰恋人的脸,微微颤动的颊肉和湿冷的虚汗让他心头一惊,不详的预感在他心底蔓延开来。


这样的场景……好像那天在钧大的科技楼上——


他猛然被拥进一个颤抖的臂弯。


“抱歉。”恋人虚弱的低语传进他耳里,情绪较方才平静许多,“抱歉,吓到你了,对不起。”


“我实在是太……”那人喉间哽了哽,“太怕了。”


易柏辰心中顿生内疚,如果刚才不幸没能躲过险情,自己万一有什么意外,会给马振桓留下怎样的阴影,他想都不敢想。


“是我的错。”他伸手环住不安的恋人,“我应该更注意一些的。”


马振桓埋首在他肩头深呼吸几轮,终于平复下来。眼光一偏又看见他脚踝上剌开了几条微红的细口,大概是擦着道牙了。


马振桓半跪下去仔细查看片刻,抬头说明道:“出血了,我去买点酒精棉和创可贴处理一下。”说完便站起身,朝校门口的便利店跑去。


钟秀在旁围观了全程,颇为不满地努了努嘴,“你不是说他超级温柔人超好吗?现在看起来明明很吓人啊。”


“Evan平时都很温柔啦,就是今天……”易柏辰心中也存着疑惑,嘴上却仍是损她,“哎呀,就是今天你来了,弄得大家都很背。”


“你!”


女孩被他堵得无话可说,只好冲着他膝盖上狠狠踢了一脚,气呼呼离开。


易柏辰按着膝盖慢慢蹲下,看了看自己的腿脚。他没说错,今天是真的背。


马振桓提着袋子从便利店出来时,小孩正在树下揉着腿。他偏头看了看阳光照射下泛着红光的马路,不觉攥紧了手指。


他慢慢挪步过去,直到自己的影子融入那片树荫,重重阴影交叠着落在小孩身上。


易柏辰抬起头,“这么快?”


“嗯。”马振桓点了点头,“到车上去吧。”


 


车内的暖气依然开着,方才诡异的氛围似乎也稍稍融解了一些。


易柏辰刚在车上坐定,一眼便看见控制台上精致的纸袋子。


“这是什么东西?”


马振桓抬起他的左腿,将受伤脚踝轻搁在大腿上,挽起一段裤脚。


“路上顺便买的点心,给你垫垫肚子。”


“哇呜!”小孩够着他的肩膀在脸上狠亲了一口,“你真是太好了!Best Lover EVER——”


说完他便提过纸袋,拿出里头的曲奇冰淇淋泡芙用力咬了一口。


马振桓顿了顿,放下手中的酒精棉,慢慢凑过去轻吻了一口他的唇角。


这个吻逗留得漫长,却并不激烈,显得疲惫,迷茫,又充满依恋。


他慢慢从甜软的唇上移开,手仍是扶在小孩的后脑,轻抚着被夕阳烧成枫叶色的软发。


泡芙里的冰淇淋早已经化开,一半被呆愣的小孩含在嘴里,一半顺着蓬松的外壳缓慢流淌在手上,黏腻而冰凉。


 


“易恩。”


静默半晌后他终于开口。


“在我那儿多住几天,好吗?”


 


 


————————————————————————


这大概就是EI搞事的开始……我终于走到剧情正道上了(顶锅窜逃)


这章码的有点多,不过还是赶在ddl之前发出来了,多亏催文小天使,给小天使们笔芯~



评论

热度(121)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