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4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章二 章三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上章EI搞事警报,这章轮到蹇齐了。




章四


 


出了市郊的地铁站,齐之侃在巷子里转了好久才找着蹇宾微信里说的地方。


那是一间占地很小的饭馆,木篱笆围起的院子,在弯曲的深巷里只歪出小半截招牌指路,上头雨水打出的斑迹泛着褐黄的颜色。


太师公做八十岁生日大宴,没想到竟然选在这样偏僻狭小的地方。


他用手机拍下饭馆的大门位置,把照片传给蹇宾,又详细描述了小院在巷子里的方位发到微信上。


“这里路很窄,大概停不下您的车。”


他上回考试见过蹇宾的车子,银灰色一辆林肯,挺新的,开进巷子里怕会被挂伤。


那人不久便回了信息:“辛苦小齐,我马上就到。你先进去坐吧。”


 


饭馆本也是老舍平房,开张以来从没翻新过,总共也就两间包厢。齐之侃从前门走进去,不用人接引自己也找着了地方。


离开席时间还有一刻钟,许峪老先生还没到,小包厢里倒已经坐着好几个人,见他进来都侧目一眼,很快又挪开视线,只有上次会议见过的那位博士生多看了两眼,似乎有些惊讶,但也很快收回目光和边上的人搭起话来。


齐之侃没多在意,点头招呼之后便随意入席坐下,刚刚沾上座,一旁高瘦的男子便皱眉看了过来。


“你是今年考进来的?硕士还是博士?”


齐之侃虽然不解,也礼貌回道:“今年补录的硕士生。”


“这样讲你是最后一个进师门的。”男子露出更为严厉又不满的表情,抬手指了指对面靠近墙角的位置:“要坐到那边去。”


齐之侃看了眼墙角挨着轻声低语的几人,又看看边上高谈阔论的博士生,实在泾渭分明。


蹇老师门下还真是等级森严啊。


他于是提包起身,换到对面的位置坐下,也没找人搭话,自顾自翻出手机里的经济学人报道练习视译。


“虽然是新人,多少也要懂点规矩。”


齐之侃抬起头,这回说话的又是另一个男人,小眼睛扁薄嘴唇,背也微勾着,拿腔捏调的像在训导一群刚到岗的员工。


他伸手指示了一下方才的高瘦男人:“这位是大师兄,蹇老师博三的学生。饭桌上位子是按入师门的先后顺序坐,以后不要弄错了。”


齐之侃有点惊奇,他开始还以为这人是院里哪个不认识的老师,看上去比蹇宾年纪还大,居然也是他的学生。后来想想蹇宾今年只有三十三岁,过来进修的老师估计也没几个比他小吧,随即也觉得没那么违和了。


“顺便一说,我叫千阳泽,是你们博二的师兄。”说完他一抬手问起边上的硕博新生:“就从你开始,逐个自我介绍一下。”


前头的学生一个个恭恭敬敬自报家门,不过多久就轮到了齐之侃。


他眼神在席上巡转一圈,不卑不亢说道:“我叫齐之侃,翻译学硕士新生,请多指教。”说完又低头看自己的东西。


千阳泽心里很不高兴。哪里来这样不懂事的小子,客气和奉承的话一句没有,看上去也是清冷倨傲目空一切的样子,不好好治一治,今后指不定要爬到自己头上来。


他于是打断下一个人的介绍:“刚刚那个,叫齐之侃是吧。”


“嗯?”被点名的齐之侃又疑惑地看向他:“有什么事?”


“你今天来迟了知道吗?”


“老师给的时间是十一点半,我提早十五分到的。”


千阳泽看他还敢顶嘴,更加来气。


“我们门下的规矩,新人要提早半小时的,让师哥师姐们等着算什么意思啊?”


“是这样吗?”齐之侃挑眉笑了:“如果门下有这个规矩,师兄下次便劝老师单独通知集合时间吧,不然我脑子笨,领会不到。”


“你……”


千阳泽刚想再训斥,蹇宾便夹着文件袋卷着袖子走了进来。


一阵此起彼伏的招呼声之后,整个包厢便彻底安静下来,千阳泽看见眼下情况也识相闭上了嘴。


高瘦男人见他来了,立刻从包里拿出本书递给他,低声说了些话,蹇宾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坐下,忽然想到什么,抬眼环视一周,终于在角落里找到齐之侃的位置,便朝他勾勾手。


“小齐,过来。”


众人听他这样叫心中都很惊诧,但没人敢随便出声,视线一下全聚到齐之侃那里。


齐之侃被盯得局促,也没有应答。他其实不想坐到那边去,但蹇宾的话不能不听,只好拎起包又绕了大半个桌子坐到蹇宾左边的位置上。


蹇宾看见齐之侃低垂着眉眼,一声不吭坐在边上,十分不情愿的样子,便知道刚才肯定有事发生。


他平时忙碌惯了,门下学生的活动也多由博士生帮忙组织,似乎给了他们一些乌有的“官威”,他之前无暇理会,现在想想也确实要慢慢整治。


看着小徒弟闷闷不乐的表情,蹇宾心里顿时有些内疚。他一早在国家图书馆有讲座活动,所以才先让齐之侃自己过来,出现这种情况确实是他的责任。


他挪着椅子坐近了一些,低声问:“那本诗集翻得还顺吗?”


齐之侃被耳边忽然的热意惊了一下,马上回他道:“理解并不困难,但是翻译还是很棘手。”


“很正常,刚尝试文学翻译都是这样,你的技巧还不纯熟,多思考多练习一定会有提高。”


齐之侃点点头,又提醒道:“对了,译稿和心得昨晚已经发到您邮箱了。”


“好,我今晚回家会看,预计明早返给你。”


蹇宾说着又把带过来的文件夹塞到他手里。


齐之侃不解地看了看他,打开文件夹抽出里面的纸件。几张试卷纸并不厚重,上面却多了几段批红标注指出他的错处,工整修丽的行楷字几乎把页边距填得满满当当。


是他推免笔试的翻译试卷。


“回去自己看看就行,不要外传。”


齐之侃愣了半晌,还没开口道谢,蹇宾手机便响了起来。他起身出门接电话,包厢里顿时又多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边上一个博士生探头过来,齐之侃马上利落把文件袋兜进包里。


这时许峪老先生正好撑着拐杖慢悠悠进来,只是铁青着脸色,全无喜气。蹇宾和另一位年轻男人静默着跟在旁边,时而想上前搀扶都被老人拒绝。


席上学生纷纷起身招呼道:“太师公。”


齐之侃正觉得诧异,才发现后边还跟着一个人,看上去也有五六十岁,微眯着眼带笑迈步进了包房。


千阳泽第一个微微躬身叫他:“师公好!”其他学生也后知后觉跟着招呼。


齐之侃这才想起来。这人就是天玑外院的副院长,蹇宾的老师,若木华。


若木华摆了摆手假笑道:“今天是你们太师公的寿宴,不用招呼我。”


老人气得杵拐杖,转头大骂了一句:“哪个混账告诉你我今天做寿的?”


在场学生吓得大气不敢出,千阳泽更是不由腿一哆嗦。只若木华还若无其事赔笑道:“您老人家做寿,我身为学生,于情于理都应该来祝贺一声,您又何必动气呢?”


老人冷笑一声:“呵,我可当不起您的老师。想想您那些丰功伟绩,我可一点都攀不上……”


“先入席吧,学生们也等很久了。”


蹇宾冷静的声音忽然插入两人火药味十足的对话中,一下将话题移开。说完他先将老人扶到上座,又挪步到若木华面前,伸出右臂指向对角的座位:“老师,您也就座吧。”


若木华看了看他背后老人的表情,高声说道:“席我就不吃了。下午还有要紧事情,既然已经祝贺已经送到,我就先告辞了。”


他又一拍蹇宾的肩膀,低声道:“你现在出息了,能独当一面了。就替我好好照看着他老人家吧。”随即又迈着阔步离开。


蹇宾盯着门口的方向许久才回转身子,走到齐之侃身边坐下,抿着唇,一副凝重表情。


齐之侃有些担心,但想着刚才的情形又觉得事态复杂,于是也没多问,只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


蹇宾回过神来,看见齐之侃关心的眼神,心上的沉重感顿时减轻一些,于是暂时放下心事,朝他微微一笑,又转头安慰起正当气头上的许峪先生,好不容易才劝着老人开了席。


齐之侃还想着刚才的事没下筷子,蹇宾看见便自己上手夹了块醋排给他。


“等这么久,小齐肯定饿了吧。”


小徒弟受宠若惊抬头看他:“我自己夹就好。”


蹇宾倒满不在意地又给他添了一勺青豆。齐之侃见阻止不了,只好低头吃菜再不敢发呆。


“不用担心,这里面的事太过复杂,我以后再和你慢慢讲。”


蹇宾话中似乎透着一股沧桑的无奈。齐之侃一愣,含着筷子尖点了点头。


 


宴席结束,蹇宾一边和许峪先生聊着一边送他出门,学生们众星捧月般跟在后面,场面热闹非常。


齐之侃身边也围了一圈来找他说话的硕士生,脸上都是十足好奇的表情,言语间总旁敲侧击猜测他和蹇宾的关系,什么叔叔舅舅哥哥姐夫的都猜过了一遍,荒唐得让人捧腹。


齐之侃一向是笑点奇高的,对这些令人发笑的猜测都不予置评,只紧紧跟在蹇宾后面,正经得像个冷面小保镖。过会儿大家便觉得没意思,也不再和他攀谈。


临着上车前,老人微微浑浊的眼球一转,又问蹇宾:“对了,你之前电话里说的是哪个?”


“您觉得呢?”蹇宾笑着回问,视线却悄无声息落在车边塞着一只耳朵认真听BBC的齐之侃身上。


老人也马上注意到他视线的偏移。席上几个博士生他都是见过的,只有夹坐在中间的这个小年轻十分面生,一双鹿眼低垂时温柔和善,但细看之下,眼瞳深处却又闪着锐利的星芒。


“好,不错。”老人又转过脸和蹇宾耳语道:“你现在忙了,周末可以让他来陪我喝杯茶。”


“还不到时候。”蹇宾解释道:“他语言学转过来的,还需好好打磨一下。”


老人点点头:“好好栽培你手下这些崽子们。”说着又叹了口气:“当初你那件事,我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蹇宾抬手止住他的话:“过去的事情不必再提,我从未埋怨过师公。”


老人于是也不再提,转言警醒道:“那家伙还在院里,你也处处小心罢。”


“我知道。”


蹇宾敛眸正色答道。


即使再惶恐纠结也只能坚持下去。他还有许多能做的,要做的事情,许多必须保护的东西。




他不能认输。




————————————————


背景铺垫差不多了,接下来就开始剧情线了,大概会有趣一些(希望)


日常比心小天使们


刚刚出了个虫修了一下哈(汗颜)

评论

热度(134)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