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9下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上 章五 下 章六 章七 章八 上 章八 下 章九 上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章九 下




齐之侃盯着门牌看了好久,确定没有走错,才深吸一口气,按下边上的电铃。


过了一会儿,一位穿围裙的大婶从里开了门,也没问他的名字,只默默请他进来,换了拖鞋,把人引到书房里便径自做事去了。


“阿姨,那个……”他有些不知所措,匆匆跟在后面问:“蹇老师他……”


女人停下步子,伸出手往上指了指,又摇摇手。


齐之侃猜测道:“他在楼上?是还在忙吗?”


女人点头,僵硬地笑笑,又做了个手势请他进书房,手在围裙上搓了搓,转身走了。


这位大婶从他进来也没说过话,如果不是怕生或寡言,大约就是语言有障碍。也不知是蹇宾的亲戚,还是料理家事的阿姨。


齐之侃仍是有些疑惑,但看女人的样子也问不出什么,只好又退回书房里等着。


蹇宾的书房里外有两间,外间稍小一些,四面都是书架,中间摆着一组旧损的红木桌椅,桌面上堆起一叠纸件,地上也高低散垛着折页的书籍。他小心翼翼绕过每一柱书,迂回着进了里间。相比之下,里间就开阔许多,除一张靠墙摆放的单人床之外,其余仍是挤挨在一起的书柜,却收拾得很齐整规律。齐之侃凑在玻璃柜门上看了一眼,书背的样子似乎都有些年代了,还有一些像是建国前出版的,书名都磨去一半。


他浏览着这一排排书,脑中蓦然回想起一周前和蹇宾吃饭时的情景。


说起来,这次突兀来访,还是由那顿饭引出的。


 


那天从钧大食堂出来,两人也没走多远,就在校门口一家有暖气的小炒店吃了晚饭。虽说吃的随意,齐之侃还是看出,蹇宾骨子里仍是个讲究的人。从筷子的起落,碗匙的拿放,咀嚼和说话的声响,无一不透露着这人的家教。


他猜测蹇宾应该出生在相对优裕的家庭环境里,气质风格和他的同侪或是家乡人都相差很远,甚至有些民国世家的影子。太师公大寿那次人杂,没什么感觉,这回两人单独照面吃饭,他便清楚察觉了这种背景的悬殊,因而分外局促起来。


饭后两人谈起齐之侃之前的翻译作业,就几个具体的点讨论一番后,又轴回了论文的问题。


“上次和你说的那篇也可以着手写了。”蹇宾接过齐之侃递过来的毕业论文大纲,摘开钢笔盖,点着纸面仔细看着,一边随意问道,“你寒假几时回去?”


齐之侃含糊回道:“还没确定,大概是年前吧。”


“这么晚?”


“我寒假要在这边兼职。”


蹇宾从纸件里抬起头,“兼职?”


“我大概会在培训机构上一个月的课再回去。”齐之侃解释道,“差不多可以攒够下学期的生活费。”


蹇宾皱眉不解,“我记得你说刚拿了国奖,不够吗?”


“往家里寄了一点,”齐之侃眨了眨眼,露出个浅笑,“小叔家有个弟弟明年高考,说是挺有机会上本科的,就是缺一笔学费。”


蹇宾顿时领悟过来。他做学生那会儿虽然也不受父母长辈的照顾,经济上却没有过什么忧虑,他只需潜心钻研所学,从来不屑忙碌这些琐碎无益的工作。


但不是每个人都如他这般幸运。他之前只想着如何让齐之侃补足学问上的缺口,尽快将他引进门来,好像却从没有问及过这人的其他情况。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齐之侃家里的境遇。


蹇宾觉得有些尴尬,心里来回几句都没说出口,抬眼却看齐之侃坦荡又疑惑地回望过来,全无窘迫的样子,顿时一愣,又把喉头的忐忑咽了下去。


“……在培训机构上课,应该很辛苦吧。”他想了想,还是将话题转开。


“会相对忙一些吧,一天大概六七节课的样子,毕竟假期嘛。”齐之侃说到一半又忙补充道,“不过晚上的时间我会空出来,不会耽误您交代的任务。”


蹇宾叹了口气。齐之侃以为他大概对自己兼职懈怠学习的事情颇不满意,不由背脊一僵。


“对不起。”齐之侃塌下肩膀,眉眼也沮丧地微微下垂,“让您失望了。”


右手指节被钢笔不轻不重地一敲,他惊得一缩手,慌忙抬起头来。


蹇宾正肃然看着他,瞬息后又放软表情,语气有些无奈:“别总胡乱猜测我的意思,我是担心你,这也领会不到吗?”


齐之侃怔住,“担心我?”


“上一整天课,晚上回来还要看文献写东西,你是机器人吗?”蹇宾又叹了口气,“好歹给自己一些休息时间吧。”


但这样才能赚够钱啊。齐之侃之前暑假里也这样做过,不过晚上没有论文要写就是了,虽然累,凭他的毅力,要撑下来也不是难事。


“这样吧,”蹇宾放下纸笔,“寒假你到我家来。”


“到您家里?”齐之侃惊疑地睁大眼,“这,这是……”


“我的硕士论文要修改出版,明年二月要交稿。正好,你来帮我做proofreading。”


那下学期的生活费……


齐之侃有些为难地皱起眉。


没等齐之侃回话,蹇宾又继续道:“酬劳我也没法给太高,比不上培训教课。但我能提供食宿。”


他提起笔在桌上磕了磕,故作随意地开口:“再过会儿我手上的课题也快结项了。如果你还有时间,下学期也可以过来帮忙,条件同上。”


齐之侃听他说完,低头又想了一阵,有些犹豫,“我……”


“没有意见的话,那就这样说定了。”


这人弯起眉眼,不容置喙地开口,根本没给他拒绝的余地。


“地址我会发到你手机上,这周末就过来上工吧。”


 


于是有了今天的来访。


齐之侃心里知道,蹇宾是想帮他,又为照顾他的自尊,才弄出这么一份鸡肋的工作,好让自己安心学习,暂且避过经济上的烦恼。


他很感动,同时却也觉得挫败。蹇宾一路帮他,自己始终亏欠着,可也实在想不到能用什么报答。


齐之侃步子一顿,停在床头柜侧边的小书架边。


这个架子上的书倒是很新,看上去也不过十年上下的历史。他大概掠过一眼,都是关于湖畔诗人的学术专著。


蹇宾也有研究过湖畔诗人吗?他有些好奇,似乎从没见过蹇宾写过相关论文专著。后来一想,似乎若木华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大约蹇宾跟着他读硕的期间也多少研究过。


这些书籍大多都蒙了灰尘,应该是很久没有翻过,唯独顶上那本书背还是光洁的,像是经常还会取下来阅读。


齐之侃有些好奇,想拿下来看看,又觉得有些放肆,手伸到一半又停住。


背后地板吱呀一声细响,一个影子慢慢投了过来。齐之侃回头,蹇宾的手恰好擦过他的颊边,稍一停顿,又抬伸起来,抽出最上格的那本书,递到他手上。


“让你久等了。”


齐之侃有些怔愣地看着来人,颧骨上的余温似乎还没消退下去。


蹇宾盯着那本书看了一会儿,又抬眼看向他,紧抿的唇慢慢提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想看什么书自己拿就好,不用拘束。”




————————————————————————


我……愈发短小了(掩面)


期末也比较忙请小天使们见谅,笔芯

评论

热度(105)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