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9上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上 章五 下 章六 章七 章八 上 章八 下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章九 上


 


期末考试周伴着这年的第一场雪降临在首都,猝不及防砸在浑噩度日的学子头上,内外都是一阵透心凉。


大三的专业课程还是颇多的。易柏辰几乎每过一天就要应付一门,连着一周都在自习教室和考场来回奔波,晚上还要赖在齐之侃寝室抱大腿求经验,忙得不可开交。


等从最后一个考场出来时,他几乎已是人事不知,只觉过度运转的大脑晕晕乎乎,像发烧一样头重脚轻,一落寝室就倒头大睡,任谁推搡也不起来。


头昏脑涨的小易同学在梦中向定下苛刻规矩的上司抱怨,那人却依然含着笑,很是无辜的样子,辩解说规定只让你别挂科而已,也没叫你这么拼啊。


他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又觉得有些糊涂:自己费了这么多心思力气想考高分,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左思右想,一直到梦醒仍是没想明白。


 


周一一早,易柏辰又抱着译稿,揉着惺忪的眼敲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马振桓似乎也是一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两人对照着打了个呵欠,不约而同笑出声来。


“昨晚没睡好吗?”马振桓抬眼关切了一句。


“上周考试太多了,还没完全恢复吧……”易柏辰摸摸鼻子,“你呢?怎么也这么困?”


“最近睡的比较晚,”马振桓手上一顿,将文件夹合上:“这么早来交作业?”


“嗯,上次你要看的机器鱼论文。”


易柏辰一边将手里的译稿递给他,一边诉苦道:“这几篇专业性太强了啦,词典都查到我手软,下次给简单一点的好不好。”


马振桓颇为无奈地摇摇头:“简单的我自己能看懂,”接着又笑着抬起头看他:“就是因为文本有难度,所以才托付给你啊。”


易柏辰被这个笑容晃了一下,马上别过眼去,嘴里嘀咕:“真是拿你没办法,什么时候中文能长进一点……”


马振桓低头仔细看着他的成果,虽然表述还稍显幼稚,句法却已经严密了许多。再往后翻,原文还如往常一样标得密密麻麻,挨挤在一起幼圆的拼音字让他不由提了提嘴角。


易柏辰在办公桌前等他的意见,闲着无聊便左右打量了一会儿屋内的装潢。总裁办公室并不很大,但由于陈设简单所以显得宽敞——靠墙两张小沙发并一张茶几,角落里摆着几盆绿植,剩下的就只有一张颇大的黑色办公桌。桌上除一株绿萝之外,再没有其他装饰,纤薄的电脑显示屏和齐整摆放的文件自动划成两个分明的区域。


冷淡,简洁,井井有条。


文件最上层是一沓装订好的A4纸张,正面一行翻飞的花体钢笔字写着“RoboFish”,下面一个行楷大字:“许”。


易柏辰一瞥过去,顿时有些发愣,忍不住好奇伸手翻看了两页。


这和他译的是同一份材料。不仅包括他手上完成的那几篇,还有里面涉及的中外文献也一起整理出来了。


做得比他精细,还做得比他多……


易柏辰撇了撇嘴,心里说不出的憋屈。明明任务已经交给许总了,为什么还要压榨他的劳动呢?


自己费了那么多辛苦时间,还总担心出错,生怕他看不懂……


像个笨蛋一样。


易柏辰越想越觉得火大,手一翻将封面扣了回去,马振桓听到动静抬起头,当下受了一记眼刀。


他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易柏辰仍是黑着一张脸,唇抿成一条疏离的直线:“这份资料你看许总的译文就好,他译得比我好。”说完伸手要夺他手里的译稿。


马振桓似乎有些明白过来,按住纸页解释道:“上周你请假考试,我以为你忙不过来,许桐刚好有空,就帮忙译了一份。他也是昨晚才拿过来的。”


马振桓的解释也合情合理,也不是为戏弄他才派的任务,易柏辰一下失了生气的理由。


考试确实忙,但马振桓交代的工作他也一直放在心上,一天一点做着,从没耽误下来。就这么给比下去了,易柏辰还是很心堵的。可是又不得不承认,相比他这个半吊子,许桐确实靠谱多了。


小员工眼中也没了气焰,声音也有些低落,“许总……确实专业一点,我没他周全。”


马振桓失笑:“谁说的?至少有件事你比他做得周全。”


易柏辰皱着眉头,不大相信:“什么事啊?”


马振桓左手撑着下巴,看他颇为认真地苦恼着,不觉笑出声来:“他从没给我标过汉语拼音。”


即使在回国之前,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翻译。业务水平好的翻译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业务差的也总遮遮掩掩生怕露底,只有易柏辰,勉勉强强大费周章写完译文,还另花时间给原文标拼音。这孩子真的很用心,也出人意料的真诚。做了这么多画蛇添足的事,也不过是为他能更好理解罢了。


易柏辰眉头一皱:“你别取笑我,这算什么周全啊?”


“不是取笑,你确实帮了我很多,”马振桓的语气非常笃定诚恳,“无论是工作或是日常。”


小员工被这样一夸,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我……”


“所以今后材料的翻译还是交给你,不要借机推脱,我会扣奖金的。”


“扣奖金”三个字一出口,易柏辰顿觉刚才的感动都喂狗了,眯起眼丧气地“噢”了一声。


“再多辛苦一阵吧,年终给你包个大点的红包。”


“说到做到哦!”小员工顿时满血复活,“那我先回办公室,有事再叫我。”


马振桓目送他走出门,低下头又展开一份文件查阅,脑中不知为何又想起刚才那人瞬息万变的小表情来,不由轻笑着摇了摇头。


 


易柏辰回到工位上,伏案写了一会儿总结,还是没忍住掏出手机,给齐之侃发了个微信炫耀:“老板说年终要给红包!”


那边不紧不慢地回:“到手再说。”


“喂!”


“上次挂科的事情搞定了?”


“早就搞定了。”


易柏辰发来三个得意的表情。


“张老师自己出的卷子,自己看着我考,最后结果出来也不得不信啊,还是给我及格了。”


“行,年终奖到底是保住了。”


“哪有……还要看这半个月工作呢,我现在一闲下来就要给老板翻材料。”


易柏辰在Starlight的实习合同签了半年,一直要做到快过年那会儿。


“嗯,那之后呢?你打算留下来吗?”


“这个我还没想好啦,到时候看吧。”


易柏辰忽然又想起什么:“对了,我们这边市场部急要人,待遇挺好的,学长你寒假要不要过来试试?”


“寒假不行。”


齐之侃一面打字,一面进了天玑大学西面的教工宿舍。


“咦?怎么不行呢,比在培训机构赚的还多呢。”


易柏辰知道齐之侃为贴补家用,每个假期都会留校找家教或是培训的兼职。


“说来话长……这个寒假我有其他工作。”


“哈?”


对面易柏辰还在八卦地询问,齐之侃匆匆回了句“有事,先不聊了”,便收起了手机。


他上了二楼,顺着走廊一路找过去,最后在一扇白色防盗门前停住了脚步。




——————————————————


晚上出去给室友过生日,所以发文时间没有按照基本法。正如各位所见,我惯性地……卡文了。


被蒸煮喂狗粮之后再看自己写的,觉得一点粉红都没有(冷漠),很想把之前的暗黑脑洞具现出来……


anyway,依旧给小天使们笔芯

评论

热度(113)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