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蹇齐&EI]逐光 2

salutia:

前情:序章 章一


食用前提示:现代au;双cp;本文情节背景纯属虚构,部分设定有所夸大,与任何现实事件、人物和组织单位无关。




卡文卡了一星期,这章可能有点干啊




章二


 


天玑大学,前身为钧天市圣彼得学院,原为传教士所建教会大学,在近代享有盛名,而后经过数次改革调整,又并入早年钧天大学分离出来的独立外国语学院,最后组成了现在以人文学科,尤其是外国语言学科见长的一所综合性大学。


天玑老校区校址也在内环,校区扩建之后与钧大正好隔街相望,很有针锋相对,互为比较的感觉。


从钧天大门出来,只用穿过一纵拥挤车流,仰头便可以看见天玑门前高耸的星象仪雕塑。以至于踏进天玑校园的那一刻,齐之侃都没有太多陌生的不适感,只有当准考证发到手里,经过专业那一栏“翻译学”三个大字的提醒,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进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里了。


天玑并没有补录语言学研究生,只有一个翻译学名额——不是方向,而是专业,似乎是今年才批下来的。


出公告的那会儿,齐之侃还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便联系了蹇宾,问是不是出了错。


对方只是问他:“你觉得这个专业怎样?”


齐之侃不太敢评断,只说:“我了解还浅,不够资格。”


“你喜欢研究翻译吗?”


一年的邮件探讨也并非是应付,要说对这个学科没有兴趣,那是在撒谎。齐之侃皱皱眉:“不讨厌。”


蹇宾笑道:“不讨厌就行了。”


“想不想尝试一下,从完建的高塔里走出来,去探索开垦全新的领地?”


 


在思考出确切的答案之前,他已经来到了这里。


狭小的教室,隔音的大门,聚焦在身上的视线,每一处都让齐之侃倍感压力。进来之前,外边的志愿者几番叮嘱他考场内不能透露个人信息。齐之侃瞥了瞥教室后部架好的摄影机,直接报上准考证号,挺直脊背,开始了三分钟的话题陈述。


考官一面听,一面微笑朝他点了点头,接着又用英文问了他一些基础的翻译理论,让他就几个翻译问题阐述自己的看法。这些问题,大多在之前和蹇宾的通信里早已经涵盖过,虽然讨论比较零碎,还构成不了系统的论述,但也足够应付,只是问到翻译实操和翻译研究的经验和心得时,他才稍稍有些犯难。


“最后一个问题。”


齐之侃被前几个题目转得晕乎乎的,听见是最后一题了,便又打起精神屏息以待。


“刚刚有说到你原本是主攻语言学,为什么会想到读研究翻译呢?”


这个问题他也自问许久,直到来应试却也没有想的透彻清楚。齐之侃犹豫一阵,只能边思考边缓慢开口作答。


“对翻译研究……之前我并没有特别关注,只是课程内有要求,于是很泛的看了一些论文,教材也没有读完。”齐之侃有些惭愧地笑笑。


“后来是偶然一次际遇,我认识了一位老师。”


说起蹇宾,他惴惴收紧的心又不自觉随着眉目舒展开来。


“我从他那里学到很多,逐渐了解到翻译所联系学科的广泛,研究角度的多样。那时我才开始真正对翻译产生兴趣,同时也注意到它的发展还不成熟,很多困难的工作,艰涩的问题,即使是那位老师也为此烦恼头疼。”


话说到这里,他的心境已经澄明许多。


“我很好奇,想参与见证它的发展,想去探索这片全新的领地上无限的可能。”


“这就是我的理由。”


 


蹇宾从机场赶回学校时,面试早已经结束。


他低头看了看表,叹了口气。本来想来看看齐之侃面试表现的,结果还是没赶上。


算了,索性现场还是有录像的。


蹇宾正准备驱车回家,忽然瞥见校门口便利店里趴在餐台上睡着的白色青年。


齐之侃趴伏在背包上蹭了蹭发痒的额头,坐静了睡得身上也有些凉。他小声打了个喷嚏,背后忽然一暖,带着温度的织物披拂在肩头,如同被环抱住一样让人安心。


他顺着肩臂摸了摸,握住一只袖管,睁开眼才发现是一件黑色的厚西装外套,再一挪眼,蹇宾就坐在旁边,身上只一件略显单薄的浅灰色衬衫。


“老师?”


齐之侃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把外套从肩头扯下交还给他。


蹇宾只随意接过搭在桌上,问他:“在等政审?”


齐之侃点头:“午休时间不长,我索性在这里睡一会儿。”


“面试怎样?”


“我自己是觉得还好……就是不知道老师们会怎么想。”


“小齐自己满意就行,那便不会有问题。”蹇宾想了想,又笑说:“不过现场的录像我还是会看的。”


齐之侃这才忽然记起那台摄像机,想到方才自己不加思考大放厥词的样子要给蹇宾看到,不由一下慌张起来。


店员远远招呼一声,蹇宾起身到柜台取了两杯热饮过来,看了看外壁上的标签,把装有阿华田的那杯推到齐之侃面前,揭开黑咖的盖子自己喝了一口。


齐之侃把手贴上杯壁取着暖,低声说了句谢谢,便听蹇宾又问:


“下周末有空吗?”


“下周末?”


“周六或周日,选一天去看看师公。”


齐之侃被烫了一下,抿着嘴角转头看他:“师公?”


蹇宾看他一副懵懂样子,心里暗自又笑起来:“你应该叫太师公才对。”接着又怕说得不清楚似的,补充道:“许峪先生,你不会不认得吧。”


钧大的退休老教授,著名的译家和古典语研究学者,他肯定认得。


齐之侃兴奋之余又有些忐忑:“也不用现在就说定吧,预录取名单还没有公布呢。”


蹇宾听了这话,目光深沉打量了他一阵:“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齐之侃先是有些不明所以,随后眼光一闪:“没有,没什么特别的事。”


“以前在邮件里讨论问题的时候,无论你了解的多或少,都敢大胆跟我说的。最近却好像有些过于谨慎谦虚了。”


蹇宾把杯子放下等了一会儿,齐之侃还是低着眉眼没有看他。


“以前是无知所以无畏,太过狂妄了。明明自己的能力这样有限……”


蹇宾皱眉:“谁跟你说的这些话,钧天语研院?”


齐之侃有些讶然。他并未向蹇宾提过考试落榜的事情,但转念一想,一般人也都猜得出来——如果不是考试落榜,又怎么会这时才来参加补录呢。


他自觉羞愧,低头捏了捏杯子:“也不是故意瞒着您,这件事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说才好。”


“你不说我也知道。”蹇宾冷笑一声:“内定?竞标?那群酒囊饭袋还能玩出什么花样?研究院全靠一帮老人家撑着,学生近年投的文章多看一眼我都嫌扎眼睛,这样多办上几年,招牌估计就毁了。”


他又看了看齐之侃低落的表情,刻薄的语气顿时柔化成温声劝解:“不必太在意结果,你的才能和潜力轮不到他们来评断。你是我看重的学生,不要这样妄自菲薄。”


齐之侃抬头看他,眼中满是惊讶与感恩,踌躇了一瞬后点头道:“谢谢您。”


蹇宾心中轻松许多,又玩笑道:“本次参加补录的二十人中,我只给你开过小灶。你不录取,岂不是显得我无能?”


齐之侃又慌忙坐正回道:“那也是我太过蠢笨,和您没有关系!”


面前这位小徒弟实在是严肃得可爱,蹇宾忍不住笑出声来,笑过一会儿后又轻拍上他的肩膀,好似随意地补了一句:


“你这个性格啊,到我门下怕是要吃亏的。”


 


 


距离市中较远的会展中心里,易柏辰坐在展台边撑着脑袋,看着往来人群,满心都是郁闷和抱怨。


大概他和齐之侃学长除了样貌相似之外,估计运势也很接近,连水逆都是连在一起的,一个学业危机,一个工作不顺,真是同病相怜。


自打上周晦气的志愿者工作之后,他本来准备好好休息一阵,不打算再接兼职了,谁知周五刚和朋友打完球,回寝路上却忽然被许明杰短住。这人站在自行车棚下边守株待兔,带着狐狸笑朝他勾勾手指,说要拜托一件事。


这位学长平日里做事很诡异奇谲,易柏辰听他说有事拜托,心里也慌得不行:“我……我没空。”


“你回答倒是很快哦。”许明杰好笑地看着他:“我还没说什么时候呢。”


“……”


“其实是件好差事,会展翻译你做不做?我周日临时有事,你代我去一天。”


易柏辰现在听到翻译就心惊,头马上摇的拨浪鼓似的。


“不用这么怕吧,其实很闲的,前天我去的时候一天就两三个人过来问,就是说说材料报价,常用就那么几句。”


“不去!”


“中午包餐有车接送哦。”


“不去!”


“一天四百,现结哦。”


“……”


四百块一天诶,确实很高了。


易柏辰想着,绝不是自己没有出息,只是Steam最近刚好打折,自己真的很想入手新发的NBA 2K18的传奇版本。


反正也就一天。


易柏辰弱弱问他:“真的不难?”


 


事实证明,许明杰的话还是不能随便相信。


大概是前几天会场实在太闲了,展商觉得这样给钱有些亏,展台冷清的时候便拿了英文宣传册请他审校。易柏辰也不好含糊敷衍他,只好搬凳子坐在旁边偷偷查电子词典。


对角展台的几个都是翻硕在读,看他小学生做作业一样靠坐在角落里查词,觉得十分好笑,有些还用手机偷偷拍下他的样子。


易柏辰不太自在地扭了个身,把自己的脸挡住,一边手上做着记录,不消一刻就记了满满一整页。他其实记性不错的,眼手也快,就是平时总提不起劲学,以至于现在才来临时抱佛脚。


他正辛苦对着一行行小五号字仔细察看,摊子边上便投过来一撇阴影,正好盖在册子上。


易柏辰皱了皱眉:“能站过去些吗?你挡着光了。”


头顶的影子又倾斜过来一些,似乎没有要移走的意思。


易柏辰啧了一声,正要出声赶人,抬头便看见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孔。


那人笑脸盈盈看向他:“Hi,好久不见。”


易柏辰惊愣地眨眨眼:“Evan?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公司也参展啊。”马振桓露出个颇为无奈的笑容:“就在你斜对角的展位上,但你好像工作太认真,都完全没有发现我。”


他觑了一眼小孩胸前的工作牌,上面“许明杰”三个大字让他微皱了眉。


“是我记错了吗?那天你应该是叫‘易柏辰’这个名字吧。”


听马振桓也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易柏辰心上顿时有些飘飘然,笑着点头道:“那是我的名字,今天我是替朋友的班,所以拿他的工作牌。”


“原来是这样,还以为是我又记错了。”马振桓低下身子看了看他纸上满满当当的成果,又瞥见他手机界面,笑问:“你这是在做什么工作?”


易柏辰耳朵一红,飞快把手机掖进袖子里:“就是校一下宣传手册的翻译。”


“很难吗?”


“也不是很难吧……”


其实难不难他也不清楚,光看词汇是很多他都不认识,但自己查着词典能看懂,应该没有很难吧。只是他这水平估计也校不出什么问题就是了。


马振桓略扫过一眼,便伸出手指了下第三行:“这里……是不是多了个动词?”


易柏辰顺着他指的看了两眼,硬是没看出什么问题。


马振桓看他苦思冥想无果,又上手指点了一下:“从这个词开始逗号断开放到后面,加上and就可以了。”


易柏辰乖乖照做,补完句子之后迟疑着抬头问他:“这样就可以了?”


“这样就可以了。”马振桓笑着点点头,看他呆呆的样子不像很懂刚才的操作,又给他仔细讲了一遍。


易柏辰听他讲完才恍然大悟,又依稀记起这个语法点好像还挺基础的,他平时一直会写这样的片断句,看到就没觉得有多违和。结果还是经由马振桓提醒他才注意到,作为英专学生实在是有些丢人了。易柏辰干笑两声,低头赶紧在本子上记了一笔,都不太敢看马振桓这时什么表情。


许桐在背后拍了拍马振桓,点了一下腕表:“交流会马上开始了。”


马振桓回头示意他知道了,又转过来和易柏辰解释道:“那边在催我开工,先聊到这吧。也祝你工作顺利。”


他一提到“工作顺利”,易柏辰就想起上次在宴席上的窘事,顿时更觉羞耻了。


“好啦好啦,你快去忙啦!”


马振桓被他的反应逗乐了,又怕他看见不高兴,迅速收敛起笑意:“那我们待会再见。”说完便跟着许桐朝会场方向去了。


看到他背影走远,易柏辰才抽出捂在袖子里的手机,又调回查词界面准备继续工作,写着写着忽然又觉得心堵,手上动作也慢了很多。他索性扔下手里的笔,挫败的揉了揉头发。


怎么两次碰上马振桓,都是这副灰溜溜的狼狈样子呢……


完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印象估计真就是条小咸鱼了。


虽然他也清楚自己确实是条小咸鱼,英文水平也被群嘲惯了,但除去英文之外,他还是有很多长处的啊,怎么偏偏给他看到的都是这么废柴的一面呢?


不过话说回来,像马振桓这样的青年企业家,应该也不会在意一个偶遇两次的普通大学生是什么形象吧。


想到这他顿时又有些懊丧,嘴角也不自觉往下撇了撇。


可是他还真的,蛮想和这个人做朋友的。






————————————————————


天玑那个校史设定小小neta了一发上海圣约翰大学,算是致敬一下吧


本来后面还有一段的,估计太长了直接投放下章,应该近期会更出来,感觉前期的铺排就是冗长啰嗦,也没想到更好的写法,脑子有些疲了,希望开始走剧情时能写得更有趣一些吧,希望各位小天使见谅~



评论

热度(134)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alu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