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主桓易】Forbidden love-06

白夜行走的貘:

      06


     易恩发现自己一个人站在人潮拥挤的街口,四周的人形色匆匆,没人注意到他。他跟着人群顺着斑马线穿过路口,来向里的人群里,有一个人非常显眼。Evan!他与自己擦身而过,他想抓住他的手,却落了空。


     “Evan!”


     他呼喊出声,转身去追。终于抓住他的胳膊。


     Evan转过身,看着他,眼神熟悉又陌生。


     “苏苛,你来了。”Evan一把将他揽进怀里,嘴里却说着苏苛。


     “Evan?你说什么?”易恩愣住,一张脸尽是迷惘。


     “还是大学生呢,发音都不清楚。”Evan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易恩的脑袋,“是Aaron。”


     Aaron?!那我是苏苛,还是易恩?


     猛的睁开眼,易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脑门子冷汗。


     “怎么了?”身边是Evan关切的声音,“你睡着了。”


     易恩清醒过来,是的,今天一大早小助理就把日程塞给了自己和Evan。简单用了早餐,便坐上车出发。现在俩人还坐在车上呢。


     “可能昨晚没睡好。”易恩掩饰的揉了揉眉心。


     Evan赞同的点点头,昨天的确行程很紧,返程的时候又遇到了大塞车,一直到夜里1点才返回酒店。早晨5点多就起来,难怪屁孩没睡够。


     “师傅说还要半个小时,你再眯一会?”


     易恩摇摇头,拿出手机胡乱刷着微博,思绪却又飘到刚才那个梦。是这两天太累了吗,还是自己看剧本太投入,不懂。


     剧组安排的一个月亲密相处时间,已经过了一半。其实对于易恩和Evan来说,俩人真的是很熟悉很默契了,可剧组这期间派发的行程,非有一股子俩人就是情侣,就要情侣模式的做派,让本就哥俩好的俩人都有些不适应,说不上来的哪里不太对。


     俩人这些天一直讨论剧本和剧组这些天的安排,最后达成一致,干脆不要管剧组要干吗,就进到角色里去好了。


     可生活终究是生活。


     “到了。今天咱们是这样安排的。白天一起活动,刚才收到消息,从今晚开始,易恩,你要加开美术课。”小助理一边给俩人把东西拿好,一边说着今天的安排。


     What?真的要上美术课?易恩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苏苛是学建筑的。他除了会设计图纸,还很会画画。一开始看到这个人设的时候,易恩想的是,剧组会不会有替身演员在。可进组后,感受到导演的风格,他就隐隐担心会不会真的要去画。还真的是,扶额,真正的灵魂画手不应该是自己身边这位么。


     无奈的投给Evan一个小鹿般无辜的眼神,Evan突然靠近伸出手,摸了摸易恩的头发,回了一个安啦,有我在的眼神。


     并不陌生的举动,却让今天的易恩后背突然麻了一层。有些不自在的扭扭头,挪开Evan的手,嘟囔了句,“我又不是小孩子。”


     最近易恩觉得Evan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也许他看的不是自己吧。究竟是谁开始入戏很深?


     这个时节香山的红叶很美。山坡上,半黄半红,漫山瑰丽。


     易恩跟Evan一时说不出话。


     好半天,易恩竟文绉绉的来了句,“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Evan惊讶的看着易恩,突然笑出声,“威— popo现在成诗人了~”这还是那个上节目写题板答案会写错别字会注拼音的易恩吗?


     “台词啦,台词。”被Evan这样看着,易恩竟有些不好意思。


     “以后要喊你易老师,大诗人啦”


     “威——”


     苏苛藏着一幅画,绮丽的枫叶树下,白色毛衣的男子斜靠着,对着自己微笑。离开Aaron后的无数个夜晚,他总会梦到这一幕,格外温暖。仿佛在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怨这个字。


     第N次把画纸揉成一团,易恩转着画笔,没精打采的趴在画板上。真要变成一只废废的popo了。


     Evan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子做派的大男生,觉得好笑又有点可爱。


     画画真的是需要基础的,小助手走之前也说明了,导演其实也没有要求一定要画的怎样,但至少要表现的专业一点。


     “popo?”Evan放软了声音,“不如我教你?”


     前一刻还恹恹的易恩,这一刻嘴角轻轻上扬,却故意发出没精神的声音,“哦……”


     一只有点凉凉的手裹住了易恩的握笔的手,耳边却是温热的气息,和Evan格外温柔的声音,“就像刚才老师说的,你这样握住笔,先从最简单的开始…注意你握笔的力度…挺好…我们继续…”


     脸颊偷偷泛红,易恩的手微微颤抖。


     “比刚才好多了,take it easy”


     才不是因为画画手抖啊,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眼眸暗了暗,易恩重新握了握笔。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正在幸福时患得患失。等到离开的时候,才知道,你原来是一场梦,而我只是路过的一阵风。


     Aaron不在的日子里,苏苛时常想念香山的红叶,早点铺的咸豆浆,在学校门口的路灯下一直等着自己的人影。



评论

热度(53)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白夜行走的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