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主桓易】Forbidden love-08

白夜行走的貘:

      08


      “苏苛,下一场你的,抓紧准备。那个谁,沐晓叶呢,上哪去了?”副导Wang对着个大喇叭喊着。


      “王导,王导,晓叶有点感冒了,去找热水去了。”


      “那你找找他啊,赶紧着点,这场过了,就到了啊。”


      “好哩好哩。”小助手扭头就跑,后边王导又补了一嗓子,“天冷,大家场下都穿暖点啊。”


      有人喊着谢谢导演。


      电影正式开拍的第三天,北京气温骤降,迎来了秋末初冬的第一场小雪。


      易恩将身上的大衣裹紧点,搓了搓手,拿出手机,趁着休息的间隙,拍了几张自拍,发了个微博。


      “好冷,居然这个时候就有雪了。[doge狗]”


      不消一会,微博下已经几百条留言。


      “popo好帅”


      “注意保暖哦,易恩哥”


      “破洞裤子记得收起来哈”


      “是时候把朕的秋裤拖出来了”


      “广州的我还在吹冷气[手动滑稽]”


      ……


      易恩收起手机,抿了抿嘴,嘴角些微扬起,开始准备下一场苏苛的戏。


      演员们熟悉学习的一个月很快过去。对于演员的表现,似乎并没有得到太多评价。期间林导和大家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倒是副导Wang经常和大家在一起,弄的直到开机前,大家心里也没啥底。


      正式开机前,林导参加了开机仪式,之后一个简短的记者见面会,便匆匆飞赴法国。开拍头几天都是副导Wang坐镇。


      “苏苛,该你了。”


      易恩放下剧本,走到镜头下,这场主要是内心戏。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易恩脱下大衣,深吸口气。


      湖边的长凳上有一打啤酒罐,已经空了大半。


      苏苛有些醉意,倚靠在长凳上,目光有些飘忽,手里还拿着一罐啤酒。


      一罐接着一罐的喝着,再没人在耳边唠叨。


      Aaron离开北京已经有三个月,三个月却比三年还要长。他离开三个月,自己便醉了三个月。每晚每晚自己都会梦到他,他穿着走之前的白色衬衫和米色毛衣,还有自己送他的牛仔裤,衬得一双腿修长。


      “苏苛,我走了。”他一如既往的对自己温柔,温柔的话里却藏着刀。


      “Aaron,你是不是回去结婚?”自己的声音抖的不像话。


      他只是轻轻抱住自己不说话。


      而自己慌乱的抓着他的臂膀,抓的那样紧。


      可是爱就像手里的流沙,抓的越紧,流走的越快。


      直到自己的身边空了,手也空了,一切都空落落的,流着泪醒来依旧分不清是梦里还是现实。


      湖边吹来的风凉凉的,苏苛却丝毫不觉得冷。只是脸上却一直湿漉漉的,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真是讨厌,为什么总是擦不掉。”


      苏苛胡乱的用手抹着脸。


      “傻瓜,你怎么哭成这样。”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苏苛抬头,突然站在面前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你谁啊?”就仿佛自己藏着掖着许久,却突然暴露在人前,苏苛有点炸毛。


      “我啊,叶明辉。”


      那人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被遗弃的大狗,苏苛气不打一出来,站起来就要走,却脚一软,栽了下去,倒进一双有力的臂膀里。


      不善饮酒的他,真的喝太多了。


      “Cut!过。”王导的声音响起。


      这一场过了。


      王导的脾气不比林导好哪里去,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处女座,一点点情绪不到或是没演出想要的感觉,都要重新来。


      这一场易恩和沐晓叶过了三遍。


      不错,已经是目前被cut次数最少的了。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


      易恩还有点愣神,恍恍惚惚的回到场下。


      “小苛,又想感冒?”Evan不知什么时候到的片场,手上拿着的大衣将易恩裹了个满怀。


      易恩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下场后竟然一直没想起穿外套。却没发现听到Evan喊着小苛,自己的脸色一僵。


      如果我现在是苏苛,你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会有这样的柔情,那我希望自己一直是苏苛,而你一直是Aaron。


      许多人打着友情的名义,不停催眠自己,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们如兄弟姐妹一般,不过是在掩饰一句我爱你。



评论

热度(47)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白夜行走的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