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主桓易】Forbidden love-09

白夜行走的貘:

前情指路: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卤煮觉得越来越ooc了,不喜请轻拍……


预警,这一章有玻璃渣…


————————————————————


       09
       宾馆房间里的干燥空气混合着丝丝酒精的气息。
       易恩窝在床头,手边小桌上摆着的几灌啤酒,已经空了一半。凌乱的纸盒里,是还未吃完的炸鸡块。从中午下戏到现在夜灯初上,已经独自在房间里待了很久。拿起手机,屏幕上第一个数字还没有变成21,Evan应该还在片场。
       今晚的炸鸡有些油腻,是谁说的啤酒和炸鸡是绝配?易恩抿了抿嘴,随手又开了罐啤酒。咕—滑进胃里的液体,有些刺骨的凉意。易恩似乎能感受到胃的收缩,随即整个身体抖了一下。
       其实,他并不爱喝酒,至少对此极其克制。可就在整部电影离杀青越来越近的时候,就在这几天,他似乎接受了太多的信息,仿佛一颗垂死的中子星,轰的一声爆炸,又迅速向中心坍塌。巨大的冲击让他从头发丝麻痹到脚趾,甚至找不到一个该如何正当发泄的出口。
       叮—手机的短讯不合时宜的响起。易恩快速的扫了一眼,是第二天要补拍一场戏的通知。易恩整理了下思绪,很快回忆起那场独角戏,他拍了七条,不,是八条不止。直到他的眼泪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的淌着,导演依旧不甚满意。果然还是要重来。
       易恩草草收拾了下桌上的酒罐、食品盒,拿起剧本,默念着台词,走近了浴室。浴室洗手台上整面镜子里,映着一个人,面色有些苍白,双颊却染着微醺的粉色,眼圈隐隐泛着红,一切都安静到只能听见细碎的呼吸声。
       我是苏苛。
       易恩闭上眼眸,良久睁开双眼。
       不,我是易恩。
       最近发生的一切如过电影般从眼前呼啸而过。
       几天前的晚上,易恩想起一个剧本里的问题,便去找他的对手许京聊一聊。他记得那晚他没有戏,他的室友严乐应该也没有戏。可还未到房前,就看到严乐一脸尴尬的打开房门匆匆离开,甚至没有朝他这里瞄一眼。他不确定严乐是否看到了他,但他确定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他听到了房间里传出的一声咆哮“滚”。
       吵架?!他不敢置信。他甚至能想象自己会和Evan哪一天突然因为什么而吵起来,也绝对不能相信严乐和许京会吵起来,而且这般激烈。从进组那天起,严乐和许京就成了他们中关系看起来最和睦的。怎么形容,总之是彬彬有礼,进退有度,却又不乏热情。唯独,不像一对CP。为此,王导曾大动肝火。
       易恩颇为尴尬的站在那里。再走几步,便是许京的房间门。也许,此时退回去是最好的选择。偏偏他鬼使神差般凑了上去,却隐隐听到里面许京仍在吵。他愣了一下,却很快反应过来,许京不是在跟严乐吵,而是另一个人。
       他愈发尴尬。偷听隐私并非他所愿为。可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时,门却突然开了。许京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脸,让他几欲钻进某个地缝,可显然这里的走廊太过于光滑。
       他张了张嘴,声带却如同被拧过头的发条,生生卡住。反而许京理了理头发,侧身让出了一条通道。他知道那是一种默许,默许他现在可以进入房间。
       在之后长达2小时的对白里,他知道了许京在和谁吵架,他的恋人,准确说应该是曾经的?或许这俩人都不认为是曾经,或者其实他们都明白曾经便是曾经。而至于他的恋人是谁,易恩觉得并不意外自己能猜到。对于他们,他有耳闻。
       八卦消息永远比事实传播的更快,何况包含着真实。
       实际上,2个小时,几乎都是许京一个人在说,说到几乎哽咽。他说他自己从未想过放弃,他说那个人也曾许给他一个八年之约,他不在乎现在不能共同出现在镜头里,他也不在乎那些八卦流言,可唯独不能忍受背叛。
       易恩嗫嚅了半天,想了好久,才敢开口劝慰,那也许不是真的。要知道,在这样一个沉沉浮浮娱乐至上的圈子,没有什么真什么假。今天是真的,明天也许就是假的。他记得很清楚,许京对他的一脸惊讶。是啊,大家都说他是老幺,是最年轻的那个,可这并不意味着装傻就是真傻,装不明白就是真不懂。伪装有时是一种自我保护。
       可当许京毫不顾忌的拿出手机,手机上那个人和一个女人恨不能融为一体的侧影,又让人颇有些绝望。
       如果是假的,也是不能承受的假象。
       一个人有多执着,感情又有多坚韧或脆弱。或许,本就是利益至上。他想到自己,想到Evan。
       镜子里的人默默揪紧了剧本。纸张被弄的很皱。
       耳边又滑过两天前的晚上无意听到的林导和Evan的聊天。命运总是在嘲弄,而人却不得不无端承受意外的奚落。
       原本以为他在听到的对白里应该得到一种久别重逢的狂喜,那应该是他心底最期待的结果,然而却如台风过境后的狼藉,让他一直故作坚强的心脏慢慢缩成一点,又被扑哧扑哧捏的粉碎。
       所有的喜悦被一种由内而外迸发的失望和愤懑所替代。
       甚至他不知道他该如何爱或如何恨。
       镜中的人喃喃自语着台词,仿佛突然体会到苏苛的无助。
       他的舌尖流出模糊的一声,不知是Aaron,还是Evan。


 

评论

热度(51)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白夜行走的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