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我的哥哥可能是假的2.0

所思在远道:

齐之侃一怒之下断了小喵的鱼后,本来以为爱鱼如命的喵喵会立马滚犊子,谁想到小喵格外坚强,还就赖着不走了……不仅如此,小喵还可怜兮兮的抹着眼泪碎碎念:“大哥你太让人心寒了……人家千里迢迢跑来想迎接侄子出生,结果大哥你居然赶我走!是不是你觉得我身份低微,给你掉价了呜呜呜!我们可是亲兄弟啊,你怎么.....”

齐之侃被他哭的头疼,也不好再强行赶他走,以免被国师说自己嫌贫爱富连亲弟弟都不认。

小喵看着齐之侃的背影,在心中比了个“V”!

第二天一大早,齐王后提着剑怒吼着要砍了小喵,几个内侍拦不住他,急的满头大汗,而小喵则好整以暇的坐在屋顶,一脸正直无辜的问:“大哥你怎么了?”

齐之侃拿剑指着他,气的脸色苍白,“你说,千鲤池里王上养的鱼呢!这种锦鲤全钧天只有这一池!你你你......你气死我算了!”

小喵一脸惊讶的“啊”了一声,说:“可这尝起来也不比一般的鱼好吃多少啊。”

话音未落,一把千胜就飞了过来,吓得小猫赶紧躲开,衣服却还是被剑气划开了一道口子。小猫:喵喵喵,幸亏我躲得快,这哥哥怕是假的吧?!

齐之侃狠狠瞪了他一眼,道:“说,你是不是国师派来坑我的!王上迷信你不知道吗,你竟然把象征祥瑞的锦鲤全吃了!全吃了!你属猪的吗!”

“属......属鼠......”展小喵瑟瑟发抖的回答道。

齐之侃:“......”


此时,蹇宾的声音响起,“小齐!”

齐之侃忙转过身去,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刚才的杀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王上,臣有罪。”他说着便要跪下,却被蹇宾一把搂进怀里,柔声道:“一池锦鲤而已,小齐何罪之有?”

齐之侃好看的眉皱起来,自责道:“是臣未管好弟弟,惹王上生气了。”

蹇宾笑着伸手替他抚平眉头,道:“小齐不要皱眉,不然生出来的孩子会变小老头的。”

眼见着齐之侃又要请罪,蹇宾先拿手指抵在了他唇上,道:“本王不曾生气,若是仅因一池锦鲤,我天玑国运便要受损,未免太过于荒谬。国师还曾说日月双食同时出现为大凶,可你看咱们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倒是本王当年无奈之下将小齐解职,才是应了那凶兆。”

齐之侃听着,眼睛亮起来,见蹇宾提及往事有自责之意,忙安慰道:“王上,臣从未因当年之事怨恨过王上。”

蹇宾拍拍他的手,道:“小齐便是本王和天玑的至宝,只要小齐一切都好,比什么吉兆都让本王舒心,若小齐为了这一点小事便动气伤了身子,那本王才是真要心疼死了。”

齐之侃低下头甜甜的笑了,能让一个人放下一直以来的的信仰,这不是爱是什么?

屋顶被遗忘的小喵看着两人依偎着走掉的背影,内心飞过一万匹草泥马,“我还一句话都没说呢……事情不是我做的吗……他俩瞎BB啥呢刚才......”突然,展小喵打了个寒噤,“他俩不会......看不到我吧……难道我死了?”

国师友情提示:在王上王后面前,就算你是活的,也请把自己当成死的,因为他俩眼里除了对方啥也看不见。

虽然逃脱了哥哥的惩罚,但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怎么回事喵~

想念那只大白老鼠了,现在如果能和他互怼就好了……猫猫捧着腮,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春天到了,动物该发情了。

远处,蹇宾搂着小齐叹气:“你弟弟什么时候走?”

小齐:“臣也不知道......要不请国师卜测一下?准的话咱们好歹有个盼头,要是不准就杀了国师好啦。”

怎么想都是双赢啊卧槽!

煎饼:“有道理,就按小齐说的做。”

(国师:mmp齐之侃我诅咒你!)

求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

热度(288)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奶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