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IEI/双白】送你一首月光诀(五)

苏杭湄:

恭喜马·老司机·振桓套路成功~


————————————————




[15]


      幽深阴翳的林间小道,一行几人骑着马匆匆行过,为首的人一袭素白劲装,不见丝毫繁复的缀饰,但即便如此,一身贵气还是掩藏不住。




     天玑尚农,每年朝廷的收入也要看农时收成如何,结果今年浮县附近连旱三月,地里庄稼早不成样子,朝中自也忧心不已。公子蹇宾半个月前领了天玑侯的命令,到浮县一带巡视灾情,现下正是回程的路上了。




      百姓因为灾情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可朝廷拨下来的赈灾钱粮居然还被层层克扣,蹇宾从前在朝虽也对一些官员贪污的行径有所耳闻,可亲眼所见,那忿忿之意仍是被激了起来。




      况且此事,他的长兄和三哥只怕也没干净到哪去。




      一想起这些,蹇宾捏着缰绳的手更紧了几分,他面上依旧清冷无比不见什么表情,只是眼里的寒意更深了。




      他在心中立誓,若有朝一日真能功成,必要清朝廷积弊,还天下一个海晏河清。




      可惜朝堂之争素来危机重重,蹇宾近些年来在朝中崭露头角,自也少不了惹来某些人的忌惮,此番外出巡视,已有人动了心思,不想让他活着还朝了。


 


      层层叠叠的灌木小丛里,数把利刃已然对准蹇宾一行,等候已久了。










[16]


      Evan点了确认发布的按钮,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今天这部分更新内容,与他原本的大纲背离了十万八千里,但自从那天看到那篇蹇宾和齐之侃的同人文后,粉丝的那句话一直在他脑海里来回浮现,是啊,一个人走这条路,蹇宾确实太孤独了。 




      那他呢,也太孤独了么?




      易恩和他笔下的齐之侃这几天一直在他脑海里来来回回挥之不去,那小孩撒娇的样子,耍小聪明的样子,害羞的样子,专注的样子,每一种每一面都让他欲罢不能。




      怎么就掉进这小孩的坑了呢?高材生Evan百思不得其解。




      他低头笑了笑,转而又将自己发布的内容核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就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 他约了易恩来吃晚饭,当然,吃饭不是主要的,趁机套路一发小朋友才对。










[17]


      早就不是第一次来蹭饭,易恩连刚开始的不好意思都免去了,驾轻就熟地进屋换了鞋子,在客厅和厨房里来回溜达着。




      Evan手上切着菜,一边招呼易恩道:“易恩,你先在外面看会电视等我一下哦,饭很快就好。”说完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电脑好像还在沙发上,易恩你可以帮我关机拿到卧室去吗?”




    “好啊!”易恩不疑有他,点点头就应声跑了出去,Evan没回头,握着菜刀的手却因为紧张微微发抖。易恩啊易恩,你可一定要上钩啊。




      易恩按照Evan说的找到了他的电脑,屏幕还亮着,停在某小说网站上,作为一个业余写手,易恩对小说之类的也算是非常敏感了,他本想瞥一眼看看Evan在追哪篇连载,谁知道不看不要紧,一看才知道Evan哪是什么粉丝,居然是个作者。




      天玑秘史...易恩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就合上了电脑拿进了卧室。










[18]


      翌日清晨,Evan晨练回来,刚好在楼下碰见了易恩,小孩挂着有些明显的黑眼圈,看起来蔫蔫的,精神不太好。




    “还不都是怪你啦!”易恩有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昨天熬夜看你的文章看到一点多,结果你居然卡在那么关键的地方,害我一夜没睡好担心蹇宾会出事!老马,都怪你!”




      怪我?Evan看着鼓着嘴抱怨的小孩,努力憋着笑回答,“是是是,都怪我。”




      易恩听到这话,脸上才缓和了些,他眼珠转了转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把抓住Evan,两眼放光地盯着他问道:“所以所以,蹇宾顶着主角光环肯定不会挂掉的对不对?你需不需要一个大侠来拯救他一下,那种一把剑唰唰唰几下,就可以横扫千军的那种?”




       Evan看着眼中闪着精光的小孩,终于没绷住笑了出来。




       什么叫缘分呀,就是你想套路他的时候,他也想套路你。




    “好啊,”Evan抬手在易恩头上抹了一把,看着小孩被呼噜了一下还舒服地眯了眯眼,跟楼下煎饼那个跟班小白一样,萌地不要不要的。




      当然需要啊,蹇宾终于等来了他的小太阳,那易恩,你会是我的小太阳吗?



评论

热度(111)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苏杭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