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专属男友(19)【IEI】

苏杭湄:

终于把这章码出来了


前两天刚说完更文频率是三到四天就卡了文(╥﹏╥)


————————————————————————


    「记忆中的那个你


        为何忽远又忽近


        原来遗失已久的幸福


        在身边栖息」




      因为晨翔和Teddy恋情被曝出,两人又都做了暂时离开娱乐圈的决定,公司的许多工作不得不作出相应的调整,他们三个先前一起拍摄的电视剧也为了提高热度被公司做了调整提前播出,所以易柏辰这个仅存的男主角,只能万般不情愿地提前结束假期,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来。




      易柏辰顶着满脸不情愿和没好透的感冒回到了公司,果不其然一进公司就被经纪人拦了个正着。


 


    “我的小祖宗你的柜门一定还在吧?我可只有你了,你可千千万万给我顶住咯!”




      易柏辰吸了吸鼻子,又眨巴了几下眼睛才听懂了来自经纪人的谆谆教导,脑子里忽然浮现出Evan 温润的笑意,大脑皮层一个没管好,嘴角就开心地翘了起来。




      经纪人看着笑得跟地主家傻儿子一样的易柏辰,欲哭无泪地摇了摇头。


  






     


      易柏辰去了公司,Evan一个人在家也无聊,索性替小孩收拾起了屋子,虽然第一天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简单的清理,但对于追求完美的机器人来说,这房子的卫生状况绝对不达标。于是,从客厅桌子抽屉里乱七八糟的手机零件,到卧室柜子里被遗忘了三个月的一只袜子,都被Evan翻了出来,他一边感叹着易恩的生活习惯简直脏乱差到极致,一边却又心甘情愿做起了老妈子,帮他一一收拾干净。




      从客厅到卧室,Evan站在书房门口的时候,觉得这大概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看起来整洁一点的地方了。




      易柏辰很少会在书房里久留,除了需要连续几个小时研究剧本的时候外,他其实极少踏足这片领域,是以这里才成了一片难得的净土。




      Evan不是第一次进书房,却是第一次仔细观察书房里的摆设。书房进门正对的是一个向阳的窗台,窗边就是一张款式简单的木质书桌,桌上除了台灯、笔筒和一张易恩的全家福外,就没有其他物什了,这简洁程度跟卧室里的玩偶大军简直就是鲜明对比。




      Evan一点一点打量着屋里的陈设,在脑海中就勾勒出了易恩平时的模样,读剧本的样子,打游戏的样子,静静站着发呆放空的样子,想象着在自己未曾出现的这么多年里,干净纯澈的少年,扬着嘴角笑的模样。




      屋子另一侧靠墙,摆了几个与书桌色系一致的立柜,两个用来放书,另一个则摆放了一些易柏辰这两年获得过的各种奖项,一层一层看上去,出道三年来,最佳新人奖、最佳男配角,大大小小的奖杯颇为骄傲地立在那里昭示着主人的努力与优秀,Evan不禁勾唇。




       他的易恩,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书架的最顶层,放置了一个木盒,Evan本是无意动易恩的东西,只是见上面也落了灰,所以就取了下来想擦一下。




      原木色的盒子不算大,但看得出来做工精致,应该不是随便选的,Evan一边擦拭,一边好奇着是什么能让粗枝大叶的易恩如此珍而视之,擦到木盖侧边的时候,Evan摸到一阵凹凸感,与盒子平滑的材质颇为不同。




     他转了转盒子让那一面凹凸面向自己,这才看到上面似乎用利器刻了几个字母。划痕刻地深而有力,一笔一划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功夫才落成,Evan从左到右看过去,E,V,A,N,四个字母不多不少,遒劲有力。




       Evan。




       竟是他的名字。










     尽管这世上叫Evan的人千千万万,但从看到那四个字母的那一刻起,Evan就无比确定那是他的名字,他无比笃定,能让易恩如此深深刻下名字的,一定只有他一个而已。




      Evan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将手覆上了盒盖,他稍一用力,扣紧的盖子就松了开来,缓缓取下盖子放在一边,盒内的物什便毫无保留展现在了他面前。




      两张三年前的电影票根,游乐园被撕去一半的门票,两个来自娃娃机的玩偶缩在箱子的角落,最下面还有一本相册,Evan轻轻抽了出来。




     薄薄的厚度一看就知道里面没有几张照片,但还是被单独收在了一本相册里,Evan抚了抚封面上薄薄的尘土,终于翻开了首页。


      








      尽管早有准备,但看到第一页两人的合照时,Evan还是不可控制地一惊。




      照片的背景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摩天轮,Evan想起刚刚看到的票根,地点应该是在某个游乐场,但他搜遍了记忆却一无所获,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去过这个地方,更何况还是和易恩一起。




      照片里他一手揽着易恩的肩膀,微微侧过脸,望着易恩神色温和,而易恩一手随意地搭在自己腰侧,另一只手举着甜筒冰激淋,酒窝印在脸上,看起来像只饕足的小奶狗。  


  


      不是长相相似。




      也没有ps痕迹。




      他却不记得,究竟是在那一段记忆里,他们也曾笑的这样恣意美好?




      Evan再次在脑海中进行了全面的搜索,但结果还是一样,他的芯片里,始终没有这段记忆。




  




    


      再往后翻的时候,余下不多的也都是他和易恩的照片,有的是在餐厅和一桌美食的合影,有的是在电影院黯淡光线下的自拍,还有两个人挤在一个相框里的大头贴,时而亲密,时而搞怪,时而温情脉脉,但毫不掩饰的,却是眉里眼间醇厚而浓烈的爱意。




      Evan合上相册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晕眩,他所做的每次记忆的搜寻都是无果而终,但这些照片却无不说明,他和易恩,曾经有一段不浅的羁绊。




      他记忆里和易恩的第一次见面,易恩怔愣在原地的失态,盯着他的面目快要哭出来,却又失语一般地吐不出一个字;




      在公司练习室外长久的观望,易恩自以为没有被发现,可低头转身的一刹那,Evan分明瞧见了他眼睛里的水光;




      他离开Teddy无家可归,那天清晨易恩及时的出现,明明关心焦急溢于言表,却紧张地一句话也说不好;




      同一个屋檐下的日子里,他不是没有看到过易恩的欲言又止,不是没有感受到过易恩在自己背后近乎于虔诚的注视,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从来藏不住东西,开心与失落,满足与追忆,Evan自以为读懂过许多次,可直到今时今日,他才终于明白,那些细碎的眼波与情绪里,每一寸每一分,盛放的都是他未曾读到的深意。




      尽管记忆依旧没有源头可以溯及,但Evan却觉得,他已经把最重要的部分读懂了。










      相册和其他纪念物一起被工工整整地收起来,Evan小心翼翼把盒子放回原处,那里面收藏的不只是他遗失的那部分记忆,还有他最最想要珍视的——那颗来自易恩的真心。


       


      拎起外套,Evan走出了家门,秋后的风已经有些冷,叫嚣着就要往脖子里钻,他紧了紧衣服,继而就大步走了出去。




       一刻也等不急,他想立刻出现在易恩面前,牵住他,抱住他,告诉他:




       易恩,我回来了。 










      心里有了念头,Evan的步子越发快了起来,他大步流星出了电梯走到小区门口,却正好赶上红灯,也只能懊恼地停下步子摇了摇头。




      他目光紧盯着对面红色信号灯上的倒计时从两位数转为个位数,稍稍平复下来的心又隐隐要雀跃起来。




      十秒,再跨过三个路口,考虑到所有遇上的红灯概率,在最大值二十七分钟之后,他就能出现在易恩面前;




      八秒,见面他一定要先紧紧地抱住易恩,天知道他有多怕看到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流露出丝毫委屈的情绪;




      五秒,他想着,要听易恩讲完每一段他们一起经历的故事,然后把这来之不易的记忆,刻在芯片永远不会被删档的空间里;




      三秒,说一句我爱你要不了三秒钟,他发誓,要把这三年里欠下的每一句,乘以十倍每天不落地说给易恩听;




      两秒。


       


      一秒————




     “Evan。”




       在人潮开始涌动的那一秒里,有人隔着重重的车流,叫出了他的名字。


















——————————————


卡文的结果就是这一章变得超级拖沓。。。


终于写到你们期待已久的恢复记忆了~


下章就要完结啦~





评论

热度(122)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苏杭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