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IEI/双白】送你一首月光诀(三)

苏杭湄:

本章问题:到底是谁套路了谁hh




————————————————




[8]


      傲娇的猫咪在得不到关注之后,决定拒绝和这两个愚蠢的人类交流,它甩了甩尾巴转身准备离开,走的时候还顺走了易恩拿来逗它的两根火腿肠。




      把火腿肠分一半给小白吃,它肯定会同意一直跟着我,然后要求亲亲抱抱举高高~喵~(=^ェ^=) 




      什么,你问小白是谁?




      作为小区最帅最美最傲娇的猫王煎饼,有一个叫小白的跟班不是很正常吗?




      目送着煎饼潇洒离开的易恩还处在被嫌弃的郁闷中,一抬头就发现他的帅哥邻居正在笑眯眯地打量他。




      易恩倒是毫不介意地就望了回去,一看不要紧,昨天匆匆一瞥只记得是个帅哥,今天仔细一看,啧啧,大长腿,天鹅颈,桃花眼,简直完美。




      哦,如果除掉短裤下面露出来的脚踝有点黑的话。




      审视完毕的易恩目光重新落回到邻居的脸上,并主动送上绝杀笑容加电眼一枚,毫不意外,帅哥邻居的笑意更深了。




      哎呀哎呀,好像春天要来了诶~










[9]


      蹇宾从大殿里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视线尽头暗紫色的黄昏隐隐还透着黄色的光亮,透出一派诡谲之气。




      正如这朝堂一般。




      什么父子兄弟,说到底都是君臣而已。




      从十三岁母亲去世,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三年年了。他曾想过碌碌无为顶着侯府公子的名头安稳度日,孰料就连这样也成了别人的眼中钉,嫡出的三哥和庶出的长兄这些年来为了世子之位明争暗斗片刻也不曾停过,他们这些其余的兄弟便少不得沦为了牺牲品。前年,三哥陷害长兄不成却误杀了幼弟蹇坼,也不过得了父侯几句不轻不重的训斥,闭门思过一月后,这事情便就翻了过去。




      自那一刻起,蹇宾就明白,在他薄情的父兄面前,什么也比不过权力与地位,像他这般没有母家背景的庶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卷入夺嫡之争成了棋子, 只怕哪一日身死也不会有人掉半滴眼泪。




      他从来不是等着别人施舍饶恕的懦夫,既然不得一世安宁,那不如放手一搏。赢了便是一世荣耀,即便输了他也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早早转世投胎,下一世也能落个自由。










[10]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Evan和易恩也慢慢熟了起来,虽说都不是外向的人,但毕竟左邻右舍,有时候一天巧了能见上七八回。当然,这种情况要归功于马先生每天三次的下楼倒垃圾以及易先生每天顿顿不差的下楼取外卖。




     某天,Evan更新完《天玑秘史》的最新章节,刚准备休息会去做晚饭,就听到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打开门一看,是易恩抱着一只皮卡丘玩偶站在外面。




    “Evan,我家停电了...可不可以收留我一顿饭的时间呀?”易恩吞吞吐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做饭和洗碗我都会的!”




      哪里会要你做饭洗碗啊,又不是蹭顿饭还让你来当保姆,Evan不禁失笑。




      见Evan只是笑不说话,易恩似乎有点着急,他干脆把自己手里的皮卡丘往前一送,直接举到Evan面前:“要不...我把我最喜欢的皮卡丘送给你!”




      超大号的皮卡丘停在Evan视线前十厘米处,Evan和它对视了两秒,接着便笑得更厉害了。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只皮卡丘长得很像它的主人而已。




     当然,最后他还是把易恩领进了屋,并自行忽略了小孩在他身后偷偷比的“V”字,以及他们两家明明共用同一个电闸的事实。




     套路嘛,还不一定是谁套谁呢?
















——————————————


依旧短小~关于双白,作为文章副cp,大概每章会有一小节写他们,所以关于他俩的部分不会特别细写,像这样两次写到蹇宾他已经过了三四年也是很有可能的~也可能俩人这章相遇下章就在一起了~小天使们有个心理准备哈~

评论

热度(107)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苏杭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