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桓易/EI】日常萌段子19

suii:

最近...好像段子更得有点勤,《暮色》明天或后天会连更...嗯...大家随便期待一下吧。
易柏辰 风田甫三周年纪念段子超长,EI为主,暖心之作。同时,我有罪,光顾着给popo祝福,居然忘记甜甜也是13号三周年,怕不是个假粉了。
...( _ _)ノ|
    易柏辰表示,这是他最难忘的一个出道三周年纪念日,虽然这日子也不会有第二个。
    “疼!疼疼疼!”易柏辰抓着沙发一角哀嚎。马振桓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拿着药膏的手在他膝盖上狠狠的用力,换来那人更大的哀嚎,“啊~~~疼!马振桓!你就不能轻点吗?!我是伤患!”
    “你还知道你是个伤患?”马振桓瞪他一眼,“我之前和你说了什么?舞蹈上的编排一定要告诉我!这个下劈动作你和我说了吗?!还敢给我穿破洞裤?易柏辰,我看你真的是欠教训了!”
    小孩撇嘴,委委屈屈的看他,“我不是故意的嘛,临时加的我也不熟啊,不然这种简单的动作怎么可能伤到我。”
    “你还嘴硬是吧?”
    “你干嘛啦!过了12点我出道三周年了耶!这么重要的日子你不给我庆祝!还凶我!”易柏辰愤怒的撇开脑袋,“我要和你冷战!”
    马振桓给他膝盖上的伤口止了血,涂了药,直起身来,把棉签丢进垃圾箱,转身就要走。
    “喂,干嘛?”易柏辰不明所以的叫住那人
    “你不是要和我冷战吗?我如你所愿啊,从现在起别和我说话,别叫我,我听不见!”马振桓说着,拉开休息室的门,然后“砰”的一声关上。
    直到人走了,易柏辰才回过神来,他是不是?勇敢的,作了个大死?(;д;)
    车上的气氛空前压抑,几人坐在回程的汽车上,时不时的转头看向后座的两个人。而坐在他们中间的风田,恨不得把自己189的身高缩小一点,再缩小一点,“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易柏辰生气,很生气!以往马振桓算是最懂他的人,今天怎么回事?脑子被门挤了吗?他不过是赌气说的话,那人居然当真了!“以前他都会好好的哄我的!!”易柏辰内心在咆哮,“难道他已经不爱我了?还是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易柏辰点点头,“一定是这样的,那怎么和他和好啊。”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了马振桓一眼,那人面无表情目视前方。熟悉他的人,都能从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看到成型的怒气。于是易柏辰捂脸,“完蛋了啦!马马是真的生气了,怎么办啦?!”
    风田看了看左边正襟危坐的马振桓,又看了看右边暗自叹息的易柏辰。在劝和不劝的边缘徘徊,他向Teddy发出了求救信号,Te爷潇洒的转过头。
    “......忘恩负义!啊不对,没义气!啊,对了!”风田点点头,沉浸在自己用对了形容词的喜悦里,完全忘记了要不要劝和身边的两个人这件事。
    蓦地,车停了下来。有人拉开了车门,是宏正。
    “到了,下车吧。”
    车上的四个人依次下了车,站在公司门口面面相觑。
    “今天舞蹈上还有些细节的东西要说,顺便到练习室里开个短会议。”他推了一下几个人,“走啊。”
    易柏辰看了一下走在他前面的马振桓,“马马从来没有这么久不理我。”他哀怨的低头。快要到练习室门口的时候,前面的那人却猛的停了下来。他猝不及防,一下撞上那人的背“干嘛突然......”剩下的话,截止在那人伸过来的手里。
    马振桓转过身,一脸温柔的看着他,伸手揉了揉他撞疼了的脑袋。
    “马马?”易柏辰忽然就扁了嘴,他好委屈。
    “嗯,我在。popo,出道三周年快乐!”他笑着拉住易柏辰的手。
    “风田,易恩恩出道三周年快乐!!!”一旁的风田也是一脸懵逼。宏正拉开练习室的门,把还在发呆的两个人推了进去。
    墙上,是两人出道到现在的各种照片,有青涩的,有搞怪的,有帅气的,有忧郁的。中央挂着一个巨大的横幅“易柏辰风田甫出道三周年纪念日party!”他俩惊讶的转过头,兄弟们推着一个蓝色的蛋糕走了进来。
    “先别感动,还有别的!”明少爷说着拍了拍林老板。林老板会意,关上了练习室的灯,打开了桌上的投影仪。
    “大家好,我是SpeXial的易恩。”
    “大家好,我是SpeXial的风田。”
    “很高兴能加入这个团队。”
    “年纪最小的,易恩啊,他就是一个小屁孩!”
    “我们都叫他屁恩啦!因为就是小屁孩!”
    “风田总是很搞笑,他是搞笑担当!”
    “毕竟长得帅才有搞笑的资本。”
    画面里闪过的,是他们弥足珍贵的回忆。风田的眼里已经有了泪水,在异国他乡生活不易,但是这群兄弟,真的支撑他走过来了,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这么暖心的他们,总是会让他产生“一辈子”的念头。
    易柏辰抽了抽鼻子,他才不要哭,多难看,这么高兴的日子里,这群人一定是故意的!
    影片停止的时候,风甜甜已经哭成了泪人,易柏辰红着眼仰着头,就是不愿意让眼泪掉下来。团员们也都红了眼眶,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气氛,真的会让人产生“一辈子”的想法吧。
    马振桓走到易柏辰边上,把小孩揽进怀里,然后把他的脑袋按在了胸前。易柏辰僵了一瞬,忽而放松下来。马振桓能感觉到,他胸前传来一点点的潮意。
    他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背,然后捧起他的脸,在团员们的惊叫声中,吻住了那个人。
    “哇啊啊啊啊啊!!!这两个人!!”
    “拍照啊!!!手机呢!!!你们在干嘛!!!”
    “哇啊啊啊!!!不要催我啦!!!我的天啊!!!!”
    “好劲爆啊!!!!Oh My God!!!!哇!!Evan好会哦!!!”
后记:
     易柏辰像鸵鸟一样埋在马振桓怀里,试图忽略车上其他人投过来的视线。车上几个人都用一副“哦~~~”的表情看着他们俩。马振桓不说话,把小孩往身边搂了搂,抬头扫视了几个八卦的人一眼。然后和宏正交换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于是,坐在边上的伟晋忽然觉得身上一冷“奇怪了?怎么突然会起鸡皮啦?”
个人后记:
灵感来源:popo个站小姐姐的微博故事,心疼受伤的popo。同时,祝popo和风甜甜出道三周年快乐!SpeXial的大家也一定要好好的。
想对popo说:
为君一笑误终生,此间常在水常流。

评论

热度(96)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suii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suii 转载了此文字
  3. 七只影sui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