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女主是如何被闪瞎的

陌上青桑:

  《墓王之王》杀青了,大家都很高兴,孙露鹭很高兴,王玥婷很高兴,钟羽很高兴,貌似只有易柏辰不太高兴。 
  “千落,你去告诉满风哥,导演要请全剧组的人吃饭。”虽然已经杀青了,可是大家还是习惯互相称呼剧里的名字。 
  孙露鹭点点头,看到易柏辰和马振桓又凑在一起咬耳朵,孙露鹭就不明白了,他俩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悄悄话要说啊,从开拍一直说到杀青都没说完。 
  刚走近他俩,就听到“popo,你好像不太高兴,杀青了不开心吗?” 
  “不是啊,杀青了我很高兴,就是,杀青了以后就不能天天见到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孙露鹭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牙酸。 
  “满风哥,时秋,今天中午导演请我们所有人吃饭。” 
  “好,知道了,谢谢千落。”马振桓冲她温柔的道了谢,而易柏辰,她有哪里得罪过他吗?总觉得易柏辰看她的眼神就像一只护食的小狼狗在捍卫自己的肉骨头一样。 
  到了饭店以后,导演去点菜了,他们一大帮人坐在那里闲聊。 
  “你们有没有看《墓王之王》的动漫啊?给我讲讲剧情呗。”钟羽眨巴着她的一双大眼睛开始卖萌。 
  “噢,我看了,还没看完,现在就看到寒千落逼婚楼满风的那部分,它讲……”带水老师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最后直接听不到了。 
  “带水老师,你最近有点虚啊。说话声音这么小。”王玥婷不明所以,嘻嘻哈哈的打趣刘彤。 
  马振桓在桌子下面拍拍易柏辰的手,示意他收敛一下,而且刘彤说的是动漫,也没说错啊。被打手的易柏辰看了他哥一眼,露出一个经典的“po式委屈”表情。
  饭菜上桌了,导演举杯,“大家杀青快乐,最近都辛苦了,尽量吃吧。” 
  马振桓的面前摆了一份欧式寿司,他刚夹了一个,还没来得及蘸料,筷子上就空了,一旁的罪魁祸首夹着寿司笑的一脸满足。 
  之后,不论他夹什么东西,第一口总是会被某个屁孩截胡抢走,而且对此“无耻”行径玩的不亦乐乎。 
  “时秋,盘子里还有这么多呢,你为什么一直抢满风哥的啊?”孙露鹭嘟着嘴,在她看来,她觉得易柏辰在“欺负”马振桓。 
  “没关系,千落。”马振桓只是笑笑,又夹起一个虾饺,毫不意外,东西在下一秒就远离了他,进了易柏辰的餐盘。 
  孙露鹭还想说什么,一旁的钟羽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下,冲她摇摇头。其他人都只是默默的吃东西,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孙露鹭拿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准备回去po文谴责易柏辰。 
  饭吃完了,他们准备一块坐车回酒店,刚上车,马振桓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孙露鹭看了半晌,还是忍不住伸出了“安禄山之爪”,在马振桓的头上轻轻的摸了一下,哇O(∩_∩)O,手感好好。 
  心满意足的收回手,坐回自己的位置,收获的是钟羽同情的目光。 
  “怎么了?” 
  “千落,真庆幸我们已经杀青了。” 
  “为什么这么说。” 
  “这么跟你说吧,当时我们拍《终极三国2017》的时候,就因为有一场戏,重点还是在拍戏,Evan哥抱我转圈圈,从那以后,直到杀青,易恩给予我的都是死亡的凝视。” 
  孙露鹭听的晕晕乎乎,“不明白。” 
  钟羽冲前方指了指,孙露鹭冲她手指向的地方看去,小狼狗,哦不,是死神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孙露鹭。 
  如果她是一堆奶油,这会儿肯定已经化掉了。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钟羽适时的拯救了她。
  “什么赌?” 
  “你回去发条微博,配上图,如果有一条评论是易柏辰在欺负马振桓,就算我输。” 
  易柏辰没心情听她俩的打赌内容,看到马振桓睡得不是很安稳,慢慢挪到他身边,轻轻的把马振桓的头放到自己的肩膀上。 
  看着这一幕,孙露鹭觉得自己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对于任何觊觎他哥的人,popo的态度都是“兜里揣副牌,逮谁跟谁来”。 
  
  

评论

热度(227)

  1. 住在popo星的小金鱼陌上青桑 转载了此文字